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丈母娘 更多>>
 

    丈母娘

    时间:2018-09-18 我上班的地方离家很近,又是事业单位,中午可以很快回家一趟,即使是上班时间,也可以跟同事说一声出去办事,就溜回家和丈母娘鬼混去了。这天单位正好没什么事,于是我急切的回到家,想用那刚买回来的工具和丈母娘好好玩一次。回到家丈母娘正在清洁浴室卫生,她的短裙被水溅湿了不少,背心也是,显得很是性感。
    快50岁的人了,屁股还翘翘的,一点都不耷拉,奶子虽然有些松弛,但也还算挺,脸上有一些皱纹,但大大的眼睛配上那白皙的皮肤,还是看起来特别年轻。
    我偷偷的靠过去,突然的一下子抱住丈母娘,三下两下就把她的衣服都扒掉了。丈母娘发嗲的说:「你这个冤家,怎么这么急,到床上去。」我说:「今天我们就在卫生间,你去把我上次买回来的东西拿过来。」丈母娘光着屁股跑出去了,我很快把衣服都脱光了。丈母娘回来后,我让她还是狗爬着,看到淋浴用的莲蓬头,突然想起来忘了买灌肠的东西了。
    丈母娘看我停在那裏,就问怎么了,我说忘了买灌肠的,没想到丈母娘说:「不用专门的东西,你把淋浴用的那个上面的莲蓬头拧下来,用水管直接对着我的屁眼就可以了。」我说:「那怎么行,万一水压太大把你弄伤了怎么办?」丈母娘说:「没事,我以前自己这样灌肠过。」我心裏说,真是失敬了。
    我拿起淋浴水管,把上面的莲蓬头给取下来,打开水开关,对準丈母娘的肛门。水速我打的很小,灌了半天丈母娘还没感觉到涨,就让我把水开大点,很快我看到丈母娘的肚子明显大了起来,心裏就莫名的兴奋。
    丈母娘突然喊了声:「快拿掉快拿掉!」,还没等我把水管拿开,丈母娘就往马桶那边跑,然而一切都迟了,一股带着大便的粪水从她的屁眼裏喷射而出,打了我一脚,我连忙用水管沖洗干净。
    丈母娘在马桶上一边拉一边说:「好舒服。」我问:「怎么舒服?」丈母娘说:「就是最开始肚子胀得难受,然后当水从屁眼裏喷射出来的时候,特别的舒服。」我把丈母娘拉过来,又把水管插进了她的屁眼,这样子来回灌了七八次之后,丈母娘从屁眼裏拉出来的基本上都是刚刚灌进去的水了,没有什么大便在裏面。
    我用个盆接住了一些,让丈母娘喝掉,丈母娘说:「这个不敢喝,但是尿我可以喝。」可是怎么能让丈母娘一下子尿出很多尿来呢,我想,既然屁眼能灌进水,逼裏应该也能。然而经过多次试验后我发现,逼裏的确能灌进水,但是尿道裏却没法灌进去,可能需要专业的东西吧。
    灌肠只是个前奏。我用绳子把丈母娘全身都捆起来,用口塞塞住她的嘴巴,再用夹子在她的奶头、阴唇、屁股上到处夹上夹子,丈母娘疼的直喘气,可是嘴巴被塞住,又喊不起来。其实我很清楚,喜欢受虐的人,她的快感就在于她所受到的痛苦喝折磨。我让丈母娘躺在浴室地上,一边用手不断的抚摸她的大腿、乳房、阴唇喝阴蒂,一边用皮鞭在她的屁股侧面抽打,丈母娘不停的哼哼唧唧。
    半个小时之后,我把电击器拿过来,丈母娘可能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一个劲用疑问的眼神看我。我对他说:「妈,这个东西可能开始有点刺疼,但是没什么危险,你要忍住。」丈母娘听话的点点头,我把电击器的两个触点分别按在丈母娘的两片阴唇上,慢慢的打开了放电开关。
    一开始,丈母娘还是哼哼唧唧的,受到电流的刺激,不断的扭动着两条腿,有时候又弓起身子,看得出,这是非常难受的感觉,但是对她来说也是超级享受的感觉。我逐渐加大了电量,然后开到最大,丈母娘有点顶不住的样子,虽然有个塞子在嘴裏,但嚎叫的声音很明显。
    她使劲的挣扎,两腿使劲的瞪,想要避开电击器。我用力压住丈母娘,一边用手掌打她的屁股,用手指在她的阴道裏使劲捅。然后又把电击器拿开,用手掌在丈母娘的逼上拍打,把她的逼打的红红的。我知道,其实这样的拍打对丈母娘来说其实是休息。过了一会儿,我又用电击器,把电量开到最大。
    丈母娘不停的嚎叫、挣扎,我用两个手指在她的阴道裏用力的抽插。突然,丈母娘停止了嚎叫,也不挣扎了,只见她把头顶在地面上,脚压在地上,腰和臀部使劲的往上拱起,然后就一下子跌落下来,不在用劲,全身却不断的一下一下的抽搐,阴道裏的两壁像一张吸盘一样,有力的收缩着,像要把我的手指吸进去一样。
    我吓了一跳,以爲丈母娘是体力不支发生痉挛,担心出危险,赶紧把她的绳子解开,把口塞拿掉,把她往浴室门口搬,想让她呼吸点新鲜的空气。这时候丈母娘说话了:「老公我没事,谢谢你,我进天堂了,我从没这么高潮过。」我抱着她的头说:「下次还是不玩了,我看你的样子恐怕出危险。」丈母娘翻过身依偎在我胸膛说:「没事的老公,我刚才是很舒服才那样,要是顶不住我会用手势告诉你的。你不知道我刚才有什么感觉,真的无法形容,老公,要是没有你,恐怕我这辈子都不会找到这个感觉了,这辈子就算白活了。」
    说完,丈母娘伸出舌头给我上上下下的舔,她说:「你还没射呢我给你舔出来把,要不随便你自己怎么玩我。」然后她一边舔,一边哼哼唧唧的念叨:「我的好老公,我的主人,我是你的奴仆,我永远是你的。」由于鸡巴已经硬了很长时间,我就让丈母娘用口交,我射进她嘴裏让她全部吃了。
    我一开始就没想到我丈母娘会这么主动,更没想到她会如此酷爱虐待。可是让我担心的却是,丈母娘现在看我的眼神跟以往大不相同了,虽然在我老婆面前她努力的便现出平静,但是我明显感觉到,她对我有着深深的爱意,就像普通陷入爱情的女人一样。
    只是,她爱的是自己的女婿,一个永远无法露出水面的爱情,一个时刻会伤害自己女儿的爱情。丈母娘仿佛年轻了许多,虽然有家庭情感的纠结,但暂时的性爱和偷偷摸摸的情爱让她欲罢不能,留连忘返,爱不释手。她开始越来越注意打扮自己了,说话越来越喜欢征求我的意见,说话的口气也越来越嗲,我却越来越担心,害怕这样的事情终究会暴露。我一边希望赶快结束和丈母娘的冒险,一边又像抽烟一样无数次的禁烟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