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天地之间 第五十一章 予取予求 更多>>
 

    天地之间 第五十一章 予取予求

    时间:2018-09-18 古人云,「君欲取之,必先予之」。很小的时候听到这句话,丝毫也不明白它的意思。等到长大一些,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但弄不懂它的含义,而今快到而立之年了,这才似乎弄懂了这八个字的含义。
      快过春节了,街上洋溢着一股让人陶醉的节日气氛,虽然江陵市里明确规定不能放鞭炮,但有些淘气的小孩子还是揣着几个炮仗趁人不注意的时候放一下。我还是喜欢听听鞭炮声,这样更像是过节。
      这个时候,整个公司里面大家都明显鬆懈下来,今年销售业绩不错,「生命原液」初战告捷在全国五大片区销售业绩喜人,短短一个季度下来销售额达到了惊人的一千万元,由于一直没有打什么广告,全都是真刀真枪靠口碑和实战营销手段卖出来的,更显得意义非凡了。
      我和赵志在节前专门找时间算了一下帐,由于「生命原液」的生产成本只佔三分之一,销售、财务环节的总成本约为三分之一,实际利润可以达到约三百多万的样子。但抵消年初「雄风胶囊」的亏损三百多万,账面基本持平,考虑到银行贷款的问题,其实本年度应该是亏损。
      只是「生命原液」的生产销售打开局面以后,不仅大大减小了损失面,而且维持了工厂和公司的基本运行费用,更关键的一条是改善了公司的财务状况,有了新的利润增长点,具备了盈利能力,这为龙丸的海外回款洗钱做了掩护,使我们的迴旋余地一下大了起来,甚至可以开始计划公司上市的问题了。
      不过龙丸的销售开始出现疲软,现在每天的毛利润只能达到五万左右,赵志说到这个就抱怨老爷子那边价格压得很狠,加上冰毒、K粉等的侵袭,原有市场被稀释了,只是由于城市日益进入后现代化,消费市场有所扩大,才没出现太大的问题。新增加的五百多万利润我们一人分了一百万现金,余下的四百万在黑市换成美元弄到海外账户上,再通过海外投资的方式将上次的一千多万全部打了进来放在龙腾的帐上,而通过投资分红的方式我们两人又分了各一百万。
      就这么一折腾,我不到半年时间不仅自己分了四百万,而且龙腾帐上多了八百多万,龙胜国际在飞龙~龙腾集团中的股份也增加了,赵胜和飞龙占的比例则相应变小了。
      算完这一年的帐,我和赵志都很高兴。考虑到公司未来的发展,我和赵志决定在本市最豪华的江陵大酒店举办「迎春团拜会」,将飞龙和龙腾的员工,各地区的销售代表、银行工商税务等等一起请过来,大家高兴高兴,当然少不了给赵静姐妹发邀请。
      据赵志说老爷子赵胜快不行了,已经住进了江雅医院,我们便专程坐赵志的宝马车去看望他,也顺便给他们一家发邀请。常卫东和郑元浩遇见我显得必恭必敬的样子,让我觉得心里舒坦了许多。
      看见我们进来,老爷子在床上想直起身子打个招呼,但气喘吁吁地抬不起来了,赵静连忙上前扶着他躺下,当我给他讲述了公司今年的基本情况以后,他两眼放出光芒,显得很是高兴,但突然因为兴奋而抽搐起来,医生和护士赶紧进来,赵静把我和赵志拉出了病房。
      在走廊里,赵静说现在确实走不开,请我们原谅。我也知道,不管老爷子怎么样,他是飞龙的主子,是赵静的靠山,也是羽翼未丰的我们迎风扯起的一面大旗,他是万万不能倒下的。
      幸亏我们预先料到了这个情况,做了相应的安排。我对赵静说,「大姐,今年厂子由于前期出现了一些问题,效益不算太好,我给你和华姐的帐上各打了三万元,算公司发的年终奖金,老爷子治病的钱除办的保险和社保支付的部分以外,全部由厂里负担。」
      听我这么一说,赵静还是表现得很是热情,「白秋兄弟,多辛苦你了。现在老爷子这样,我们也没有办法,只能尽量把他照顾好些,赵志你多帮帮白秋兄弟,别让他太辛苦。代问厂子里的所有人好。」
      儘管老爷子那边是凄风冷雨的,但盛大的「龙腾迎春团拜会」还是于二月十六日上午十点在江陵大酒店最大的可以同时容纳五百人的牡丹厅按时举行了。赵志的手腕挺硬的,居然请来了常务副市长王跃文、市财政局长李有才和市公安局长赵万里等头面人物,每人给了五千元大红包,王跃文副市长亲自致辞对龙腾公司的发展表示祝贺,花团锦簇中上下一片喜气洋洋。只有几个飞龙厂的老员工彼此私下问着怎么飞龙转眼变龙腾了,但这些人在收了各部门负责人当场发放的丰厚奖金以后都知趣地闭上了嘴。
      在欢乐的人群中我发现了孙医生和秀英,老孙看起来精神多了,秀英也长得有些白净富态起来了,穿着合身的酒红色织锦缎短袖上衣和黑色织锦缎长裤,显得十分端庄、稳重,美丽大方。我们热情地寒暄了几句,给了秀英一个二万元的大红包,趁机捏了一下她的小手。今天的成就其实老孙有很大的功劳,但与其谢老孙还不用直接谢秀英,她早就从保姆升级成了主妇,听亚丽说几乎秀英一进门老孙就自动交了枪,完全放弃了抵抗,成了秀英的俘虏,成了彻彻底底的「妻管炎」。
      吃饭的时候,不停有人过来劝酒,虽然吃了好几颗醒酒保肝的药,我还是有点喝高了,从可乐换成了啤酒,又喝到了红酒和白酒,直喝得晕乎乎的不省人事,把预先的什么安排和计划全忘光了,人生得意需尽欢啊!
      当我浑浑噩噩地醒过来的时候,觉得头疼得厉害,特想喝水。这时候,伺候在一旁的玉凤看见我起来了,连忙扶住我,给我端过来早就晾在一边的茶水。咕噜咕噜喝了快一杯下去,脑袋这才觉得清醒了一些。
      「这是哪里呢?几点了?」「你看你,都喝成这样了。我来告诉你吧,第一这是江陵大酒店的客房,第二你已经睡了快五个小时了,现在是下午六点,第三今天你忘了最重要的事情。」
      「什么事情最重要啊?」我有些疑惑地问着她,有些自责地拍拍自己脑袋,「不好意思,亲爱的玉凤告诉我吧,实在想不起来了!」玉凤看我乾着急想不起来的可怜样子直觉得好笑,「你给个启发嘛,求求你好吗?今天事情太多,简直把我弄糊涂了。」看着我的窘迫样,玉凤终于心软了下来,「大爷,还记得那个又媚又甜的大美人吗?」「胡!莉!」我一下反应过来,抓住玉凤的手急切地问她,「今天她来了吗?」
      「来了。」「现在呢?」「爷你别着急,现在陪着雯丽在下面的美发厅里做头髮呢,快上来了。需要我给她们打个电话吗?」「别着急,先让我冷静一下。」正在我紧张地想着如何应对的时候,门铃响了起来,我也只好随她去了。
      我简单用手梳理了一下凌乱的头髮,穿上了西服外衣,同时让玉凤将床收拾了一下,看看差不多了,走了过去打开门一看,只见两个靓女站在外面,前面一个是雯丽,后面那个女的让我眼前一亮,赫然就是我朝思暮想的胡莉小姐。
      一眼看过去,胡莉的美真是令人心跳,看上去二十四五的年纪,身高足有一米七,下身一条黑色紧身喇叭口牛仔裤,将两条挺直的长腿裹得紧紧的,优雅性感十足,上身一件乳白色高领羊毛衫,胸前两个乳峰高高隆起,腰部细细的,耸胸细腰再配上修长丰腴的大腿,简直是太绝了,可更绝的是这魔鬼般的身材上长着的竟是一张绝美的脸,脸上又是那种妖娆勾魂的迷离媚眼神儿,我的目光连忙避开她的电眼,看到她乌黑的长髮如瀑布般披在身后,却有一缕打着小辫子搭在胸前,别有一番情趣。
      「白秋,你这一觉睡够了吗?」雯丽笑着看看我,「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连忙赔着罪,「你真应该觉得不好意思了呢,人家胡莉应邀来参加咱们的团拜会,你却躺在床上睡大觉,你说是认打还是认罚?」雯丽一付得理不饶人的表情,胡莉在后面只是抿着嘴笑,但饶是她天真烂漫地笑我也不敢看她的眼,那双丹凤媚眼实在太厉害了。
      「该打该罚,认打又认罚」面对胡莉,我一下象被抽了筋一样很老实,迷迷糊糊地一时有些不知所措。「白总你好」,胡莉打着招呼将手伸了过来,脸上泛出甜甜的微笑,「祝愿贵公司生意兴隆、财源广进。」
      我握住胡莉的手,只觉软软的、柔柔的,极为舒坦,真想就这么握住不放,但我最后还是很理智地鬆开了,把她们让进屋里,安排在双人沙发上坐下,我则坐在她们身边的单人沙发上,玉凤只好将就挂边坐在床上了。胡莉坐下去后,牛仔裤的喇叭口张开了,我才注意到她脚上穿着纯白色蕾丝花边的棉短袜和一双深红色绒面带袢细高跟鞋,黑裤白袜红鞋,这简直是致命的艳丽打扮呀。特别是那双穿着高跟鞋的细脚,简直让我垂涎欲滴。高跟鞋的鞋口弧线很美,她脚背上的裹在白短袜里的嫩肉微微的凸起高出鞋面,显得非常性感。我极力地克制着自己,眼睛死死地盯着她那双美丽、性感的白色俏蹄和红色高跟鞋,心里恨不能趴在她的脚下,用脸颊在她的脚背上揉蹭,甚至好好舔含一番。
      突然,我似乎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抬头瞟了胡莉一眼热诚地问着,「胡小姐,今天招待不周请多多原谅,哦,今天的红包领了吗?」胡莉看着我点了点头,笑着说,「领了,谢谢白总了。」「白秋,你刚说了认打认罚,你别管人家胡莉领没领,反正你没有亲自给人家发红包啊!」
      听到雯丽将我一军,我只好憨厚地笑了笑,无可奈何地对玉凤说,「你把我的公文包拿过来吧。」玉凤刚递过来,我还没摸到,就被雯丽一把抢了过去,她笑嘻嘻地当着我的面明目张胆地打开掏了半天,掏出了四个红包来。
      其实这些都不在对付胡莉的方案中,但雯丽见我一遇见胡莉就如同老鼠见了猫缩手缩脚的,胆子也大了,扯着虎皮当大旗收拾起我来了。她每个摸了摸比较了一下,都一样厚,「是两千吗?」她笑着问我,「是啊,不过你得给我留点,今天我还没有呢。」我带点苦笑地大约预料到了不幸的结果。
      「留什么留,」雯丽一说完,拿了两个给胡莉,扔了一个给玉凤,自己揣起一个,还不忘送人情招呼大家,「还不快谢谢白大爷赏赐。」玉凤一听,笑得很灿烂地说,「谢谢白大爷了。」雯丽也跟着来了一句,「白秋大爷,春节愉快。」最后胡莉看我不恼不怒很大方的样子,头一扬,把辫子抛到了后面,也抛了个迷死人的媚眼莺莺呖呖、柔声柔气地说,「那真是太谢谢你了,白……大爷……!」
      听到这一声,望着她那甜甜的笑容,我直象吃了蜜一样。感觉就一个字~~「值」!
      我请她们在房间里坐一下,等我到卫生间沖个澡。当我稀里哗啦地在里面洗得不亦乐乎的时候,三个大美女坐在外面彼此交谈着看着电视等着我,其实我们之间此刻只隔着一堵墙而已。等我洗完了出来已经是六点半了,看见胡莉这个又甜又媚的大美女和我的娇妻美妾坐在外面,显得安然自若的样子,丝毫没有觉得我的唐突和失礼,我觉得自己离成功又进了一步。
      美女们已经讨论好了,要吃「通天阁」日本料理,就在江陵大酒店的廿层上,那里宰客可不是一般的黑啊,不过看着胡莉的脸蛋和身材,想到可以陪这只媚眼狐精般的大美女再多呆一会儿,我很情愿掏这份钱请客,美女可是绝对不会请客的啊!
      在「通天阁」吃饭的时候,大家都被精緻的容器、绝妙的颜色搭配、合理的营养结构所征服,我虽然脑袋还有点疼,但还是要了瓶清酒,请雯丽和胡莉喝两杯,玉凤酒量绝对不行,在旁边喝着果汁陪着。胡莉可能想推辞,但被雯丽拉上了道喝了起来,我看她脸蛋红扑扑的更显得娇嫩迷人,心痒难忍。装模作样地借拾筷子的机会,贴近了她那近在咫尺的高跟骚蹄,在她那纯白棉袜包着秀美的脚背上捏了一把。
      当我爬起身子的时候,偷眼看了对面的胡莉一眼,发现她只是抿着嘴笑,一双勾魂的眼睛又甜又媚地带点风骚瞄着我,嘴里却没说什么。看久了胡莉的那双又大又媚的眼睛,我也开始有些习惯起来,藉着酒疯时不时飘个眼神过去,看着她甜甜地接住。雯丽和玉凤在一旁叽叽喳喳地谈论着今年公司的业绩和未来的发展,胡莉和我却很少说话,眉目传神,似乎很快就达成了一定的默契。
      吃完了果盘和冰淇淋,侍者拿来了帐单,这时候出乎我的意料,胡莉叫她过去要付帐埋单,雯丽连忙拉住了她,说这顿饭是公司请的,终于还是我刷卡给了钱。
      胡莉小心翼翼地问多少钱,我笑着对她说,「今天是我请客,不要发票了,胡小姐就不用多问了,以后我去你那里的时候你请我就可以了。」胡莉连声道谢的时候,我面子上绷着却着实有些心疼,两千多块啊,算上红包老子今天一下午就干掉一万了,实在不行晚上逼着雯丽和玉凤把那两个红包吐出来,那是道具又不是真发给她们的,不过她们会老老实实地交出来吗?
      不过想到胡莉要自己付款又追问多少钱,我觉得这个大美女在自己心目中又多了几分好感,这样漂亮还这样实在,不可多得啊!
      吃完饭,雯丽问胡莉,「胡大小姐,你晚上準备怎么娱乐啊?」「没事干,只有回去看电视了。」「不约男朋友出去玩吗?」玉凤旁敲侧击地问了句,我的耳朵马上进入了最高警戒状态,如同S卅~的天线一样竖了起来还不停地转换着最佳角度。「现在我哪里有什么男朋友,雯丽,你可以帮忙给介绍一个吗?」「可以啊,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谁啊?」「你看白秋怎么样?」雯丽半开玩笑半当真地试探着胡莉,「他那么优秀,怎么会看上我。」听到胡莉这么一句,我简直是心花怒放,听到这个又甜又媚的绝色大美女这么夸我怎么能不高兴呢?
      「哪里,哪里,胡小姐这么漂亮出众又冰雪聪明,我哪里配得上。」我假意谦虚着,心里却特高兴,这离成功又近了一步啊。
      「这样吧,反正胡莉回去也是一个人,我们回去也是各回各的家,还不如一起玩牌吧,四个人跑得快、斗地主、双扣都可以啊!怎么样,胡莉你会吧?」玉凤提议说,「她什么不会啊?一看就是个精。」雯丽笑着打趣说,听得我心中一动,「妈的,吹箫会吗?一看就是个大狐狸精。」当然,想是敢想,说是万万不敢说了。「雯丽姐你别乱讲,跟白总相比我可是小巫见大巫了。」胡莉一双凤眼直盯着我,嘴角的笑意既媚又谄。
      我们四人到了八楼的棋牌室开了个房间,服务员每人给我们掺了杯茶就关上门离开了。虽然是冬天的夜晚,但中央空调开启的五星级大酒店里却是暖意融融,我们四人围坐着开始打双扣,我和胡莉一家,雯丽和玉凤一家,说好谁先到五、十、K输家就钻桌子。
      胡莉坐在我的对面,彼此出了两次牌就摸熟了对方的套路,其实玉凤和雯丽打得也不错,但胡莉好像更会算牌似的,总是打出我喜欢的牌,输的时候温柔地安慰着我,赢的时候手下毫不留情,出招一个比一个狠,和她打牌让我觉得很舒服。
      打着打着,雯丽和玉凤钻了两次桌子了,我们才钻一次,就这么着胡莉和我熟了,话也开始多起来,她的声音很甜,又爱笑,时不时把一双媚眼向我抛过来,把我弄得心乱乱的。有一次我的腿无意中碰了她的腿一下,没想到一会儿她的脚也好像有意无意地碰了我的脚一下,眼睛同时挑逗似地看了我一眼,我心里胆气壮了起来,过一会儿又把脚伸了过去碰到了她的小腿上,一时没挪开,她嘴角轻轻一笑,腿一动不动就让我靠着,我靠了一会,觉得不好意思就把腿收了回来,没想到她的腿紧跟着进来,脚侧压在我的脚面上,长长的高跟鞋细跟儿轻轻地蹭着我的小腿骨,我受她这一挑逗,心中的慾火直冒上来,心中暗喜:这个又甜又媚的大靓女看来早晚会成为自已身下的玩物啊。今后的日子不寂寞了,想着想着我的小弟弟就翘了起来。
      打牌在我与胡莉桌底下的碰脚游戏里进行到晚上十一点多,胡莉提出我们明天还要工作,就不打扰了,我才恋恋不捨地把她送出屋。雯丽和玉凤懂事地去结帐了,让我单独有机会和天仙般的大美女一起出去。
      胡莉走在前面我紧跟在她身后,由于她身材很高又穿着高跟鞋,显得和我一般高了。我闻到胡莉身上散发出来的阵阵法国香水味儿,喝下去的那点酒精在下面发作起来,有些慾火中烧了,我忍不住伸手有意无意地在她臀部摸了一下,胡莉反手在我的手上打了一下,但没有发怒,而是笑盈盈地看着我似乎觉得我太调皮了。
      在电梯里,我们一言不发,只是对视着,我的眼里充满了爱慕和柔情,「胡莉,你真太漂亮了。你知道我上次看见你就在想什么吗?」「想什么啊?能告诉我吗?」「想能和你一直呆在一起,今天你能来我太高兴了。」
      我们一起站在酒店的大门外面,漂亮的女门童一个手势,一辆桑塔那出租开了过来,我用目光扫了一下,心想这女门童还真是又高又俏啊。这时候我突然想起了什么对站在身边的大美女说,「胡莉,明天我们想去买辆奥迪A六,你能赏光陪我们去参谋参谋吗?」胡莉看着我,眼里似乎流露出一丝深情,「我看看吧,看能不能去。」这时候我有些冲动地拉起了她的手,「胡莉,你一定要去啊,我为你準备了一个特别的礼物。」「是把新车送给我吗?」胡莉狡黠地笑了笑坐进了车,「白总,开个玩笑而已。这样吧,你明天去的时候给我打电话,你有我的电话吗?」
      我当然有,她的电话我保存在手机里,记在电话本上,还深深刻在脑海里,我笑着对开远的车招招手,看着她坐的出租车消失在冬日的黑夜中,但此时此刻,心中却浮起一层暖意。
      胡莉,真不错的一个女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