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家庭告白 更多>>
 

    家庭告白

    时间:2018-09-15 下课后回到家里,我转开门锁,听见客厅里的电视声响着,一定是姐和爸都回来了。
    拉开铝门,果然姐正腻在爸的怀里,她两手环着爸的脖子,坐在爸腿上,两个人正聚精会神地看着电视。
    姐连校服都没脱,上衣的钮扣却解开了好几颗,隐约露出雪白的胸脯。学生裙被撩起了一大片,一双白嫩的玉腿毫不遮掩地翘在沙发上。
    我看到爸的手被姐用两腿夹着,有点抽不出来。我撇了撇嘴,假装没看见这一幕。
    「小琍,回来啦?」爸有点不好意思的问。
    在我面前两人毕竟还是收敛了些。姐站起来扯扯裙子,对着我吐吐舌头,然后捡起丢在茶几上的小三角裤和胸罩,一溜烟跑进厕所里。
    ——这就是我常常在家里撞见的旖旎春光。
    我叫唐钊琍,从小大家都喜欢叫我的绰号「糖炒栗」。老师长辈们都说我长得甜美又可爱,简直就像糖炒栗子般的香甜。
    不过,爸说他可不是故意要帮我取这样名字的。「万一女孩子长得像糖炒栗子,那不就完了?」爸说完还哈哈大笑。
    姐姐叫唐钊玫,大我两岁,乖巧温柔的姐更是从小就得到大人们的宠爱。爸有一次就说,姐真像水一样的温柔体贴。
    爸是高中体育老师,妈妈是马来西亚侨生。他们两人唸大学时,是在排球校队里认识的学长学妹。又高又帅的爸是排球国手保送体育系;妈妈虽然高中时就已经来台湾了,但仍然有一种南洋姑娘的美,她能进入校队,不用说,身材也是非常健美的呢。
    听爸说,当初他们在学校谈恋爱时,一时在校园间传为美谈,成为众同学们钦羡的一对情侣哩。
    后来姐出生的时候,妈妈才毕业不到一年。
    或许毕竟是生长的环境不同吧,我小学三年级时爸妈就离婚了。
    有时候我们怪爸为什么要和妈离婚,爸总是苦笑着看着我和姐,没有回答。
    姐的脾气和爸比较像,回到家都有点闷闷的,搞不清楚她心里面究竟在想什么。
    我的个性则比较外向活泼,爸说我和妈很像,都有那种南洋美女热情洋溢的味道。
    爸对我也比较头痛,因为从唸国一开始,每隔一阵子我的学生裙就去越改越短,爸却对我一点办法也没有。
    我知道学校里很多男生私下都叫我小骚包,可是我就是喜欢看他们那种哈死了的表情。甚至于还有一些假正经的男老师,也是一样会在我上楼梯时,抬着头想要从楼梯缝间看看我修长玉白的美腿。
    这学期暑假,当我在家里试穿那条新改好,短得只要蹲下来就会露出里面三角裤的裙子时,爸终于扳起脸孔,把我训了一顿:
    「小琍,妳才刚升国二而已,不要把自己打扮得像招风引蝶的不良少女!」
    我噘起小嘴,又不是丑得见不得人,干嘛要把自己包的像肉粽一样?更何况我对自己的一双美腿还蛮自豪的。
    「人家身材好,秀一秀也不行喔?!」
    爸看起来被我弄得有点啼笑皆非:「妳要秀可以,可是才十三、四岁,有什么好身材啊?」
    「腿长漂亮就要秀,那妳以后要秀的可多了。现在治安又不好,我可不想每天为妳担心!」
    「可是爸每天都有来学校接我们啊!」我反驳的说。
    「是啊,是啊,可是妳穿这种裙子到学校,我怕妳们的训导主任就快来找我了!」爸又再找理由来堵我的嘴。
    我心不甘情不愿的把裙子收起来,反正没关係,礼拜六下课后照样换这条裙子和死党出去,看爸爸能拿我怎样。
    年轻的我就是这么叛逆,总是巴不得能和全世界的人唱反调。
    可是后来爸和姐之间发生的事情,却完全改变了我的生活——或者说是人生观吧。
    那阵子港剧好流行,爸买了一台录放影机,我可乐坏了,每天放学回家就是赶快去租周润发的【上海滩】回来。更好的是,爸从不干涉我看太多录影带,真棒,不像我一些同学的父母,天天都在限制他们看港剧的时间。
    过了没一个礼拜,爸竟然又买了一台V8摄影机,我对那台摄影机没什么兴趣;反倒是姐,一直和爸在研究那台V8,简直就好像是,两人準备要去当摄影记者一般。
    接着爸说要帮我和姐拍摄影专辑,我最高兴了,吵着要爸带我去买衣服。我挑了一件亮黄色的无袖套头毛衫,配上苏格兰呢短裙,露出我毫无疤痕白皙的长腿,再蹬上二吋高跟白短靴,连店员小姐都称讚我,真是又高脁又迷人的美少女呢。
    姐倒是简简单单挑了一件全身白连身洋装,穿在她身上益发衬托出清纯女孩的可爱气质。
    我们到了阳明山上,在万紫千红的花海中摆出各种姿态让爸拍摄。
    可是拍没十分钟,爸就换了一捲新带子。
    我嘟着嘴问爸:「干嘛要换带子嘛?」爸只是笑而不答,姐也是微笑的不反对。只好让爸换一捲新的带子继续拍,不过没关係,因为我还是把那捲带子给拍完了;我想,我以后一定要去当电影明星的!
    那几天我觉得爸和姐似乎有点怪怪的,可是我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但是事情总是要被发现的。
    小时后我们三个人都是一起洗澡的啦。不过小学五年级后,我就不太想再和爸一起洗了。毕竟嘛,胸部都开始发育了,还要和自己亲爸爸裸裎相见,再怎么样也是会有一点难为情的。可是姐却乐在其中,都已经是身材婀娜多姿的美少女了,她还是要拉着我继续和爸一起洗。
    这几年来我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和姐、爸一起洗澡,不过我都会先离开浴室。
    每次洗澡时他们总是嬉闹声不断;老爸爽朗的笑声、姐悦耳轻快的歌声,三个人就这样每天共浴,直到我撞见那件事止。
    那天,是我们从阳明山赏花回来的一个礼拜后,洗完澡我先走出去。走到客厅,才想起髮箍还放在浴室里,我走回去推开门正要说话。
    推开门时,「我忘了……」这三个字却在霎那间哽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我好震惊!映入眼中的是,站在浴室中间的爸爸正用他的生殖器,好像一条滑蛇般地在姐姐白净的脸上轻轻甩来甩去。而蹲在地上的姐,则是闭着两眼仰起头,笑盈盈的亲着偶尔溜到她嘴边的「蛇头」。
    我的出现一下子让浴室里的空气冻结起来……  爸僵硬的楞在那里,停顿的动作却正好让蛇头停在姐的鼻头上,她马上一口咬住爸的肉棒。
    就在姐要睁开眼望着爸的时候看到了我,她偏过头来不敢相信地看着我。姐的表情又是气愤又是难堪,总之我似乎真不应该出现在这样的场面中。
    爸则尴尬地从姐口中缓缓抽出肉棒,当蛇头离开姐的口腔时,还牵出一条好长好长的透明粘丝。
    我们三个人就这样沉默地对峙着。
    我扭头离开浴室,眼泪不禁大颗大颗的掉下来。怎么会这样子呢?
    我脑中一片空白,唯一能想到的是,真想马上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再也不要看到爸爸和姐出现在我眼前!
    我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怎么会呢?我最信赖的父亲、还有我单纯无邪的姐姐,两个人竟然在我面前活生生的表演了这么一段丑陋不堪入目的镜头。
    一定是爸强迫姐姐做的,否则姐那么乖,不可能和爸作那种事的!
    「可恶的爸爸,我恨你!」我在心里诅咒着。
    坐在书桌前,我的心里乱成一团,该怎么办呢?马上报警?还是和姐离开这里?可是要去哪里呢?又有谁能帮助我们呢?我真的不晓得该怎么办才好……  过了一会,我听见浴室外有声响,是爸和姐出来了。我听到他们低声谈了一阵,然后爸砰的关上了自己的房门。姐走了进来,一看到她,我忍不住就抽抽噎噎哭了起来:
    「呜~~姐,爸怎么可以这样的对妳!我们该怎么办?」
    姐轻抱着我,像母亲般让我在她怀里哭泣着。
    我擤着鼻子:「姐,……我好难过,我好怕……我们……好可怜……」
    姐温柔的拍着我的背,似乎有点欲言又止,可是在她脸上却看不到一丝丝恐惧。
    「小琍,有件事我和爸可能隐瞒妳很久了。」
    「我…和爸在一起,他没有做出对不起我的事,嗯…也没有……冒犯我。」
    「我的意思是……我不觉得他有侵犯我……」姐吃力的解释着,我抬起头狐疑地看着她。
    「小琍,……妳刚才看到的事……是我自己自愿的…而且我也很喜欢……」她越说越小声,脸色也越来越尴尬。
    我推开姐,定定地看着她,这是怎么回事?原本还以为是恶魔张牙舞爪的,怎么现在却变成天使与魔鬼共舞了?
    「妳的意思是,这一切都是妳……自己……愿意的?……」我比姐还更吃力地挤出这几个字。
    她点点头,还想要说话,却被我愤怒的阻止了。
    「姐,我恨你们!我讨厌你们!你们两个真不要脸……我不要再看到妳和爸了!走开,你们两个!」
    我哭叫起来,姐吓得退出房外,剩下我一个人独自哽咽啜泣着。
    姐刚刚说的一切让我不敢相信,我真的不能接受,刚才所看到的,竟然是在姐的同意下所做出来的!
    我哭了又哭,也不晓得过了多久,后来趴在床上啜泣时,就这样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时,爸已经开车上班了,剩下姐等着陪我去车站坐车。这也是好几年来,我少数几次要自己坐公车去上学。
    可是一想到,爸爸细心呵护、照顾、保护,唯恐遭到歹徒侵犯的漂亮宝贝女儿,到头来却反而落入他自己的「狼」口中,我又觉得自己要搭公车上学是甘之如饴了。
    走在往车站的路上,我忍不住要问:「姐,妳难道不知道这样和爸做是不对的吗?」
    「我知道妳没办法接受这样的事。」姐笑了笑。
    「可是我真的很爱、很爱爸,真的!」我看到姐眼中坚定的眼神。「更何况这件事是我自己想要去做的。妹,妳不会告诉别人吧?」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恶狠狠地说着。
    姐转过头来,眼中噙着泪水「妹,求求妳,我不希望看到爸受到伤害!」
    我转过身去往自己搭车的方向走去……  谁受到伤害了?在这个家庭里大概只有我受到最大的伤害吧!
    算了,不理他们了,干我什么事啊?我努力甩甩头,想要把昨天看到的一切忘个一乾二净。
    接下来的几个星期里,我把自己和家里完全隔绝起来。爸和姐大概也不想打扰我,总是避开和我共处的时间。尤其是爸,只要我一回到家里,他就会摸摸鼻子回到卧房里去看电视,姐则是一脸无奈的想和我讲些话。或是将零用金放在我桌上。
    我则是始终寒着脸对着他们。
    一天晚上和姐躺在床上,我终于憋不住了,没好气的问她:「这件事到底发生多久了?」
    「大概三年吧。」
    「三年?三年来我就这样被蒙在鼓里?!」我激动起来。
    「小琍,不然我该怎么办,马上告诉你,我爱上爸爸了吗?妳能接受吗?」
    「是不是爸逼妳的?」
    我不甘心的还想把罪过推给爸,我真的不能想像平常乖乖女的姐竟然会和爸发生这种不该有的事情。
    「妳觉得我是被逼的吗?」姐翻过身来看着我。
    原来两年多前,有一天半夜姐作恶梦,哆嗦着跑进爸的房间要求庇护,那时姐才国一,自己父亲宽厚温暖的胸膛给了姐莫大的安全感。之后的一个礼拜,姐总是在我睡着之后偷偷溜进爸的被窝里,在爸结实的臂膀上撒娇笑闹着。
    「有一天晚上睡到半夜,我突然惊醒,爸正在……正在亲我的胸…部……」姐脸红了一下。「可是很奇怪,我不但不害怕,反而很高兴。那时我就发现,我已经爱上爸了。」
    「我抱住爸,他吓了一跳,吞吞吐吐的一直跟我说对不起,好像小孩子一样喔。」
    「我亲了爸一下,他不敢置信的看着我。」姐的眼中闪耀出淘气的眼神。
    「然后……爸要把我内衣全脱了,还说我好美好美……!」姐脸上出现羞涩的笑意。
    「所以你们就发生关係了?!」我怒气未消。
    「小琍,妳不懂。爸比我们还痛苦,他竟然爱上自己的亲生女儿。这种不正常的关係,他很自责。尤其爸自己还是老师,妳说他该怎么办?」
    「那天晚上原本他只是想要偷亲我的,偏偏我刚好醒来……」
    「不过,那天晚上,他并没有做什么。」
    「他只是……只是吻遍我全身而已。」一抹红晕飞上姐的脸颊。
    「第二天开始爸就开始避着我,我知道他的心,所以我比他更难过。」
    「妳不要怪爸,那时候他经常晚上躲在房间里流泪,因为他真的好爱我,可是又不能去爱。」
    姐的眼眶红了,姐的泪水顺着脸颊滴到床上,她忧伤的看着我。
    「而妳这个傻丫头,那个时候还一直吵着要妈妈回来。」
    「爸一边要哄妳,一边还要压抑自己的情绪,我却只能无助的在一旁看着他独自痛苦!」姐轻轻说着这一切。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这一切好像应该在小说里才看得到。
    「这样的痛苦爸独自忍受了一年多。」
    「原本爸以为时间会沖淡一切问题的,慢慢的我就会将感情转移到同年龄男孩的身上;没想到我和爸对彼此的爱却越来越深。」
    「所以后来我和爸只能维持着一种关係,就是当一对亲密的父女情侣,可是却又什么都不能做。」
    「一年多来,我只能偶尔在深夜溜进他房里,依偎在他怀里,让他温柔的吻着我。」
    「一直到最近,我告诉爸,在我心中真的已经容纳不下别的男孩子了,爸才肯接纳我。」
    「可是你们这样做,真得…很不应该……」我迟疑地说着。
    「小琍,这我已经想过了,我愿意终身陪在爸的身边,当她的乖女儿,和…好……妻子!我真的好爱他!」姐斩钉截铁的把话说完。
    「那妳和爸打算怎么办?」我只能这样问。
    「我不能没有爸,爸也不能放弃我;我们两个在一起,真的很幸福、很快乐。」
    「只是原本不想让妳知道的,爸很担心妳会误解他。希望你能保守住这个秘密。」姐柔柔地说着。
    我一时之间想不出来要再说些什么。
    「爸会对妳这么做,我怕他也会这样对我。」想起自己经常暴露的装扮,我委屈地说着。
    「这妳不用担心,爸对妳只有父女之情啦!」姐笑了出来。
    我觉得自己好像在自作多情,猛往自己脸上贴金。
    「好啦,我没意见,只希望妳和爸过得好就好了。」
    听完这段原由,我也不知道还要再气些什么。态度软化了,姐也知道我原谅他们了。
    「小琍,谢谢妳。」
    我翻过身,埋进被窝里,假装没听见姐感激的声音;心里不由得突然难过起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眼泪,嚐起来原来是这么的鹹滞苦涩……  后来的日子里,爸还是一样关心我们姊妹俩,我也继续装作没发现这件事一般。只是,有些事就有了些微的改变;譬如说,我不再和他们一起洗澡了;譬如说,不经意撞见他们在家里某个角落拥吻时要装作没看见;譬如说,姐买的贴身内衣裤越来越花俏性感了;譬如说,看电视时瞥见爸的手伸进姐裙子里时要视若无睹……  而且,姐每每会在晚上就寝时直接走进爸的卧室里。隔着一道墙,我几乎都可以想像听到姐和爸甜蜜温柔的款款情话。
    事情好像就应该这么打住了,可是人家说「无巧不成书」,就在无意之间,又被我发现了姐和爸的另一个秘密。
    那个週末的晚上,爸和姐要去看午夜场电影,我当然很识趣的不要当电灯泡啦。所以我一个人就留在家里和同学打电话聊天,看看电视节目。
    到了十一点多,真的好无聊喔,可是又忘了去租新的录影带来看。突然想起一年前自己在阳明山上拍的美美的写真录影带。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欣赏一下自己当模特儿的美丽吧!
    翻箱倒柜找了一阵,奇怪,怎么会找不到呢?
    最后我打开爸的衣柜,在他一堆内衣裤底下找到一捲录影带。我翻了一下录影带外壳,什么也没写。会不会是爸买的色情录影带?
    好奇心的驱使,反正爸和姐都不在,偷看爸买的色情录影带也没有关係呀,我拿着录影带到客厅放进录影机里。按下放影键,没一会儿出现的画面是我和姐出现在阳明山上的镜头。
    我有点失望,本来还以为是色情录影带的。放下遥控器,我走进厨房,準备挖一碗冰淇淋来吃。
    回到客厅,电视萤幕上出现的是姐站在屋外的身影。她穿着白色洋装站在阳台边,短髮在后脑扎成两个小辫子,看起来俏丽又可爱。顶着阳光,姐天真烂漫地笑着,她转了几圈,让白色长裙在阳台长廊迴旋又迴旋,看得出来,姐的心情很愉悦。
    接着她换穿成一件卡通米妮白色细肩带小背心和小短裤坐在我们卧室床上。
    坦白讲,姐的皮肤和身材比我还棒,只是她向来惜肉如金,从来不肯多露出一点。现在在萤幕下却大胆裸露,开放许多。
    她躺在床上,瘫成一个「大」字型,爸的摄影镜头开始在姐身上游移。
    我开始觉得怪怪的,因为爸的镜头都在姐的胸部、大腿和重要部位来回扫瞄着,虽然姐还穿着衣服,可是这种感觉很异样。
    镜头再换了一下,姐穿了校服和学生裙坐在客厅沙发上。镜头里爸开始访问起姊姊。
    「为什么小玫会喜欢爸爸?」
    「因为爸爸成熟、稳重、高大、英俊,而且对我温柔又体贴!」
    「最重要的是,爸是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人噢!」姐简直把所有阿谀奉承的话都讲光了。
    「今天是爸生日,妳要送什么礼物给妳最爱的爸爸?」
    姐偏着头想了一想。
    「我想把我自己送给爸当生日礼物!」姐笑嘻嘻的说着。
    「怎么送?送脚还是送手呀?那我可不要,太恐怖了。」爸开玩笑的回答。
    「人家要送给爸爸的,就是妳宝贝女儿最珍贵的东东啦!」
    「那是什么呢?」爸紧追不捨的追问。
    「唉呀,讨厌……就是少女献身的第一次嘛!」姐嘟着嘴撒娇说着,她整个脸都红了起来。
    我真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那第一次要和爸做爱,会不会害怕?」竟然更听见爸这样问。
    「不~~害怕!」姐俏皮的摇摇头,明亮的眼眸直望着镜头。
    「不过,有点紧张呢。」姐一直笑着。
    「小玫身材很棒呢,要不要先脱掉上衣让爸欣赏一下?」
    「不~~要!」姐嗲声说着,双手交叉护着胸。
    「开始害臊啦?」爸打趣的说道。
    「才没有哩!」姐抗议的说,她踢掉鞋子蹲坐到沙发上,手抱拢脚,下巴顶着膝盖笑瞇瞇地看着爸爸。
    「喔~~~穿帮啰,被看到了啦!」
    摄影机调了一下角度,蹲在沙发上的女孩,裙下两腿间露出一些微白。
    「羞羞羞,三角裤都跑出来了。」爸戏谑地说着。
    「爸爸才羞羞,要我脱衣服,还偷看自己女儿的三角裤!」姐不甘示弱的反击。
    「可是小玫这样子很可爱喔!」爸讚美的说。
    「好吧,看在爸生日的份上,要看就让爸看个够吧!」姐的回答简直就是直接在挑逗嘛。
    她半蹲在沙发上,竟然大剌剌的把两腿张开,还夸张的把裙子又往后再撩了撩。特写镜头贪婪地在姐拉高的短裙里扫描猎取着,少女的裙下风光在镜头前一览无遗。姐白皙光滑的大腿和那中间的小三角裤一吋又一吋地被爸摄入镜头里。
    姐居然穿了一件几乎透明的白色小内裤,微凸的小丘上最隐密的两片肉唇则清晰突印在薄薄的布上,看起来好像还有点湿湿的。
    我真不敢相信,他们两个竟然这么大胆开放。
    「小玫妳真骚!」爸讚叹地说着。
    镜头往前移,几乎快贴在姐的内裤上了。
    我看到爸的手指伸上姐突起的小丘上戳按着,然后开始不安份地轻拉姐三角裤的边边。
    「讨厌,爸最色了。」姐红着脸站起来跑进卧室里。
    镜头跟着进到卧室里。
    姐笑嘻嘻地脱掉裙子,露出她里面可爱的小圆臀。性感的内裤原来是那种只用细带繫着的薄纱三角裤。
    镜头动了一下,爸一定是在把摄影机固定好。我看到爸走到镜头前亲吻姐的额头,然后缓缓褪去姐的校服,解开胸罩后,爸捧着姐的一对嫩乳摩挲着。
    姐就这样看着爸不停挑弄着自己的身体,似乎也很享受爸对他所做的一切。然后她突然紧紧抱住爸爸。半裸的姐不停的在爸怀里扭捏蠕蹭着,像只温柔的小猫要主人爱怜一般。
    「爸,我要……」姐嫩生生又娇滴滴的说,整个人都贴在爸身上。
    爸什么都没说,但手指一拉,那件小内裤一下子就离开了姐的身体。
    姐青稚但已经显出曲线的的身体在萤幕前展露无遗。少女微微隆起,酥滑的胸脯;窈窕的细腰;比例匀称瘦长的双腿;全身光滑柔嫩的肌肤映着光泽。
    我看到爸的眼睛都快喷出火来了,姐还露出勾引淫蕩的表情,一定是在色情频道里学来的。
    「爸,我帮你脱衣服。」姐用服侍的口吻说着,高大的老爸先自己脱去了上衣,姐顺服的解开爸的外裤往下拉。
    没想到爸竟然穿着一条火红色的紧身小内裤,中间高高的翘起。姐蹲下来调皮地把头埋进爸的两胯之间,她还隔着布轻轻舔着凸起的部位,爸笑了出来。
    「脱掉吧!」爸命令的对姐说。
    姐咯咯笑得脸颊像粉红玫瑰般的灿烂。
    「色狼爸爸!」姐撒娇的说,但是双手却毫不犹豫拉开爸的内裤。
    一只大肉棍跑了出来。
    姐蹲下来,开始用手套弄爸的肉棒。仰着头的姐,眼中满满是对爸的崇拜。爸调整了一下姿势,姐细细品嚐着伸入口中的肉棍,似乎滋味无穷。
    我这才了解那天为什么在浴室里会看见类似的场景。
    姐足足吸吮了好一阵子,后来才鬆开小口,怯怯的靠在爸的腿上,软侬侬的说:「嘴好酸……」
    换爸开始调弄姐,他咬住姐粉嫩淡红的乳头,不停地用舌头勾舔吸吮着。姐好像有点把持不住,发出呢喃的呻吟声。姐一下子瘫软在床上,爸仍然继续吻舐着自己女儿无力抵抗的躯体。
    他的舌头从姐平坦的小腹一下子滑向湿润的草原。其实姐那里的草原还只是淡淡稀稀疏疏的,光滑的丘缝依稀可见。爸爸扒开姐的双腿,亲吻着姐的小穴,姐一副很陶醉的样子,身体还不时抖动着。
    「爸……好痒……嗯……」
    爸抱着姐倒卧在床上,一大一小赤条条的肉体在床上扭动着。
    「小玫,妳真美,爸好爱妳!」爸突然开始狂热又饑渴般的吻着姐。
    「…爸,小……玫…嗯……也…很……很……爱……你……!」姐意乱情迷喘息地回应着。
    爸温柔地呵护着姐,然后轻轻推开少女的双足。姐倏地坐起身来,深深地吻了爸一下,她稚嫩脸上的表情,真的只能用柔情似水来形容……  爸搂着姐伏卧下去,我也看得面红耳赤,因为爸握着硬挺挺的生殖器,就在姐的导引之下,徐徐进入她体内……  姐紧闭双眼皱起了眉头,似乎有一阵痛楚侵噬着她。
    「很痛是不是?要不要休息一下?」爸爱怜地问着身下屈服的少女,起伏的动作却没停着。
    「爸,你好假,问人家痛不痛还一直往里面插……唉呦!好…痛……!」姐笑着搥了爸一下,却又痛得掉下眼泪。
    「忍耐一下就好、忍耐一下就好…」爸喃喃说着,抽插的动作越来越起劲。
    「爸,你的……那个…好……大,人家…真…的……受不了。」姐开始呻吟起来。
    「痛…嗯…轻…一……点……嗯…喔……哎呀…嗯……」
    「爸,你…好坏……,小玫…全部…都……给你了…喔…!」
    「小玫,我的宝贝……爸会……给妳…幸福……的……」
    爸的动作越来越粗暴,简直就好像是……要彻底吞噬少女粉柔娇嫩的躯体一般。
    姐顺服地配合着爸扭动起伏着,口中发出少女初次的挣扎喘息和春心蕩漾柔媚满怀的呻吟;爸则狂野地逞着兽慾,不断地在姐身上肆无忌惮的压挺进出着,把他热情滚烫的生命之柱猛力注入姐欲怯还迎的娇羞体内……  「…爸…真的……好痛!…喔…轻…轻……一点……」
    姐赤红着脸轻呼着,张开双腿的娇小身躯似乎完全承受不起高大魁梧父亲的侵凌霸佔。
    爸的动作越来越快,根本无视姐的呼喊求饶。
    「小玫……,妳真…美……真…嫩…好…好爽……!」
    「我…我…要射……进去了……」爸喘嘘嘘的使力推进姐体内深处。
    姐柔软的身子无力地扭动着,退无可退之后,只能任凭爸的全然摆布……  最后的挣扎喘息过后,姐脸色嫣红地躲进爸宽阔的胸膛里。爸吻了吻姐,在她耳畔悄悄说了几句。姐娇羞的点点头,环住爸的颈子,爸温柔地抱起姐,裸裎的他们离开了镜头,剩下凌乱的卧床留在眼前。
    我按掉录影机,怔怔地望着空蓝的萤幕发呆。
    年轻的我,虽然对男女之间的事有些遐思和期待,可是突然看到爸和姐直接赤裸裸、火辣辣的调情和作爱镜头,真的让我目瞪口呆。我深吸一口气,不晓得该不该再继续把这捲录影带看完。
    突然觉得,自己好变态哦!
    看看手錶,大不了用快转吧,有「精采」的部分再慢慢看。按下放影键,姐背对镜头坐在爸身上,努力扭动着小屁股。镜头里我看到爸长长的肉棍,一阵又一阵有节奏的没入姐的体内。
    姐的叫喊声显现出她无限满足的欢愉,姐的表现一次比一次热情,和爸爸的亲暱行为也越来越火辣。一向作风保守的姐,在爸的面前竟然这么风情万千。
    有一段我看到她让爸在她嘴里连洩了三次,最后爸瘫躺在床上,姐则像恶作剧般,得意地抓着变软的「小蛇」在镜头前晃着。
    还有一段,爸躺在客厅地毯上,姐穿着校服,撩开裙子,跨蹲在爸身上,让爸的那只巨棒笔直笔直的插入小穴内;靠着爸结实的手臂肌肉,把少女托在半空中,姐看起来就好像古时候的赵飞燕在作掌上舞一般。
    姐口中不住的发出呻吟,似乎完全抵挡不住强烈快感的侵袭。
    她上下起伏着:「爸,……你插得我……好……深……好…舒服……」
    「好痒…好痒…嗯……慢点……痛……」
    「小玫…的心…都要被你…插……透了啦……!」姐撒娇着说。
    「快点,小琍快要回来了!」爸催促着。
    「没关係,就让她…看好了……让…她…欣赏…爸和我…们的快乐……!」姐喘息着。
    「爸…,妳就射在…我嘴里好了……省得待会……还要整理。」姐娇俏又淫蕩地说。
    「小鬼,想吃就讲一声,还说那么好听的理由!」
    爸突然双手用力一顿,让姐跌坐在他身上,肉棒完全没入姐的小穴内。
    姐娇喊一声:「好坏……爸…,你……插死我了!」
    爸笑瞇瞇的说:「妳这个小骚穴,哪插得死妳呀!」
    最后是在姐勤奋的吸舔之中,把爸爸射出的精液全部吞吃了下去。
    另一段镜头,做完激烈的「运动」后。爸斜靠在床头柜上,姐则慵懒的趴在爸腿上,无聊地数着爸的脚毛。爸则轻转着手指,从少女优雅的背部曲线,轻轻的,慢慢的滑向姐翘凸的臀股之间。
    「妳这小丫头,刚才才作完,怎么现在又湿了?」
    「人家刚才太High了嘛!」
    「是吗,怎么个High法?」爸把姐翻个身,开始抠弄姐的小穴。
    「High到——天——旋——」姐作势滚到床尾,又滚回到爸的小腹上,「——地——转——哦……!」姐在爸浓密的草丛中亲了一下。
    「还要不要再来大战一回?」我看到爸的那只肉棒又逐渐变大了起来。
    「嗯。」姐简洁明快的回答
    「妳怎么湿得这么快?」
    姐可没说话,她正忙着含吮着爸的肉棍。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一想到爸要插进来,我马上就兴奋充血了,根本就不需要爱抚……」姐骚浪地回答。
    「小骚货……,好了,开车上一档啰!」
    爸插进去姐体内徐徐的推动着,姐顺服满足地闭着眼,让爸在自己身上抽动着……  就在整夜连续的狂操猛插之后,姐一副饱受蹂躏摧残的样子。
    「都肿起来了啦!」姐在摄影镜头前皱着眉,拨开小穴让爸看清有点红肿的阴唇。
    爸心疼地搂住姐:「乖女儿,下次爸要轻点了。」
    「不行,我要爸更用力点!」姐捉狎地蜷进爸爸怀里……  录影带结束了,舒一口气,我赶忙倒卷好带子,悄悄塞回爸衣柜里。
    躲回卧室床上,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有一种异样兴奋的感觉,甚至于,自己的下体不由自主有一点湿湿黏黏的……  姐的身材越来越好,轻盈的体态、姣好的面容,每每都吸引了她学校内大批男孩注目的眼光。可是她还是一贯保持乖巧清纯的形象,团体出游她不会拒绝,可是单独的邀约则是一概敬谢不敏。
    许多人都向我打听究竟姐的择友条件为何?我总是笑而不答。
    我知道很多仰慕姐的男孩都以她的姓名「钊玫」称呼她「甜草莓」,每个人都想要咬一口这粒香甜多汁的可口草莓。但是,只有我知道,姐这粒草莓早在青涩初结果时,就已经被她的亲生父亲给摘取享用了。
    在姐的心目中,大概也只有爸才是他生命中,唯一可以信赖和接受疼惜的男人吧。
    这几年下来,我们三人就这样生活在同一屋檐下,而且日常作息几乎没什么改变。爸和姐这种亦妻亦女的关係,造成的涟漪也逐渐平缓下来。
    其实后来我发现,自己的顾虑是多余的了。一些原本是禁忌的事情,一旦被突破且视之为理所当然后,就会变成日常生活的一部份了。而且,我也情不自禁成为整件事的完全『偷窥者』,看着他们逐渐增加的录影带激情记录,我也另有一番感觉在心头。
    姐大学毕业后在一家国际地产公司上班,当然追求的人更是多如过江之鲫。我不知道为什么原因,但是两年后姐和爸商量很久之后,姐决定嫁给她们公司的北美部经理。
    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因为她们公司的国外部经理需要经常出国洽公的缘故。而爸爸和姐,就正需要这样的一个女婿和丈夫吧。
    姐要结婚前的那几个月里,她和爸几乎是不停的做爱着。家里的录影带数目也骤增了好几卷。我知道那里面满满记录的,都是他们疯狂的性游戏和无数性高潮的画面。
    而我也总是会在家中无人时,偷偷观看这些充满挑逗与刺激的录影带。
    就在结婚前半个月,爸秘密陪着姐到整形外科动了一个小手术。就是那种要让未来的姐夫满意,深深以为姐还是纯洁无瑕少女的手术……  每次姐夫一出国,姐就会迫不及待的搬回家。那时候我就会识趣的去和男友小住几天。我知道他们互相需要的心情,和见面后将会爆出的绚烂火花。
    因为在我偷看过的录影带记录里,姐每次回家的日子里,那只能用恣情肉慾来形容他们两人,爸和姐压抑的情慾会一下子全部爆发出来。
    他们两人饑渴的样子,真会让我怀疑,到底姐夫是不是不能人道?
    影带中美艳的少妇会穿上各种惹火性感的衣着,甚而赤身裸体、妖冶淫蕩,极尽挑逗之能事。而爸则是勇猛得像一头非洲猛狮,姐成熟妩媚的身躯似乎随时都在等待着父亲的啃齧享用。而爸则是将无穷的精力都源源不绝发洩在姐每一吋娇柔的胴体之上。
    我不得不承认,连我男朋友都没办法像爸这么骁勇善战!
    后来的一件事情是:姐怀孕了。
    这件事让爸非常高兴。就我的角度来看,我都可以猜出肚子里的孩子应该是谁下的种。
    十个月后,一个健康漂亮的男婴诞生了。
    「长得真像他外公!」当别人这么称讚小婴儿时,姐和爸都特别高兴。只有我,不知道该附和些什么话才好。
    看着皮肤依旧光滑如少女般细腻的姐,抱着小珣,再看到她注视小珣时的爱怜眼神,我突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我开始姐妒忌姐的幸福了。
    过没多久,姐夫计划带着姐和小孩移居加州。虽然万般不愿,姐最后还是同意了姐夫的计划。爸也依依不捨,却没有理由让姐留在自己身边。
    姐去美国定居后,在给姐的信函里,我愉快地写道:『……姐,家中一切都好,爸也有我照顾着,勿挂念……』
    当然不用挂念啦,因为之前我就发现,在爸衣柜录影带的底层,有一条仔细收藏好的旧裙子……  ——就是那条我国二时,改得不能再短的性感短裙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