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孽怨 第廿五章 欲语忘言_干死你在线观看_9去干_去就干_97就去干_哥哥干

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玲珑孽怨 第廿五章 欲语忘言 更多>>
 

    玲珑孽怨 第廿五章 欲语忘言

    时间:2018-08-09 姐姐的眼神充满着恐怖和绝望!成进心下一凉:「姐姐认出我来了!姐姐认出我来了!」但姐姐猛力挣扎的同时,阴道的肉壁更加剧烈地磨擦着他的肉棒。
      成进脑里一片混乱,下身机械地抽插着,脸上火烫不止。
      赵昆化喝道:「老实点!」手指骤加力度,将嫣儿一对圆鼓鼓的乳房抓得变成各种不规则的形状,肉棒退到菊花口,一下猛捅而入。嫣儿痛得冷汗直冒,哀号一声,不再挣扎,只是直盯着成进的脸,眼眶渐渐潮湿,红了起来。
      成进顿感无地自容,姐姐深深的伤心和绝望打击着他的心扉。她后面的赵昆化正狞笑着姦淫着姐姐的后庭,而自己……成进不敢再想,也不敢正视姐姐的目光,只觉全身已经麻木了,连肉棒也感受不到激情,只是做着一下一下的机械动作,在姐姐的肉洞里出入。
      赵昆化显然还没有察觉到变化,犹自淫笑着奸着嫣儿的屁眼,双手大力地揉捏着嫣儿的乳房。忽然道:「嫣奴,给人玩得爽不爽啊?嘿嘿!」
      成进心中一震,红着眼瞧向姐姐的脸,下身的抽插慢了下来。见嫣儿骤然间粉脸涨红,小口嚅嚅出不了声。虽是刚才已说过的话,但一知面前正在姦淫着自己的人就是自己的亲兄弟,这么下贱的话却怎么说得出口?
      成进心知到了紧要关头,要是姐姐不一小心说错了话、表错了情,那就大事去矣。却见嫣儿脸色一片哀怨,两股清流自她的眼中缓缓流下,终于咬了咬牙,轻声道:「嫣奴好爽……」
      赵昆化将肉棒深深插入嫣儿的屁眼,猛揉她的乳房,喘了一口气,笑问道:「为什么爽?前面爽还是后面爽?嘿嘿!」
      成进难堪之极,偷偷瞥了姐姐一眼,肉棒在姐姐的阴户中停了下来。只见嫣儿脸色涨红,眼光一撞到成进双眼,蕩了开去。闭上眼睛,说:「嫣奴……是最贱的淫奴,给人插洞洞就会爽……」淫语中混杂着抽泣之音,更令成进心酸。
      赵昆化肉棒抽插几下,道:「你是最贱的吗?你贱还是玲婊子贱?」嫣儿哭了出来,咬着牙泣声道:「嫣奴最贱的……」
      成进脸色古怪之极,默不作声,肉棒轻轻在姐姐的小穴中抽动。姐姐颤抖的身躯一边激发着他的淫慾,一边刺激着他的心。不可名状的巨大快感明明骚扰着他全身每一个细胞,但他却一点也不感到舒服。
      猛然间,他想到动物的交配。「我……我这个样子有什么区别?」他做过的坏事不计其数,但这一次,他才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什么叫做负罪感。
      耳边娇喘连连,成进骤感肉棒上一热,知道姐姐已洩了身了。她迷濛的眼神正幽幽地看着成进,是欢愉还是责怨?
      成进突然暴哼一声,将姐姐跨在茶上的腿扛到肩头,肉棒一下一下猛烈抽插起来,直奸着嫣儿「啊啊」连声,语不成音。
      「反正不做也做了,还想那么多干什么?最多……最多报仇之后,我……我……我自刎以谢姐姐便了!」心下一横,便肆无忌惮起来。
      姐姐紧窄的肉壁好像正在颤抖着,成进只觉肉棒和姐姐的阴道中每一点的接触都震触着他的心脉,激发着他的兽性。成进吼了一声,他丹田间翻滚着的浆液终于破关而出,带着他心口一股不可名状的郁闷之气,「啪啪啪」地尽数发洩进姐姐的子宫里面。
      成进长长地呼了一口气,只觉身体累极,四肢无力,颓然坐回到椅子上。姐姐仍然给赵昆化抓在怀里,她一对美丽的乳房上有一对淫爪在不停地肆虐,她的后庭仍然被那根丑物在佔有着,她的小穴……她的小穴中正流出一股奶白色的液体,是我的!是我的……
      成进身心废惫,闭上了眼睛,耳边不停地传来赵昆化粗重的喘气声和姐姐迷人的嘤声淫语。
      迷迷糊糊过了好半晌,才觉赵昆化在叫他:「臭小子这么没用啊,这样就把你累趴下了?我说过这贱人好厉害的,嘿嘿,怎么样?」
      成进张开眼睛,强笑道:「是很厉害……我……我还从没这么冲动过呢!」
      见姐姐俯趴在地上,身体仍在微微颤抖,她屁眼还没有合上,里面不停地涌出精液,将胯下的红地毯弄湿了一大片。而赵昆化志得意满地坐在床边,阿茵正在用她的小嘴给他清理肉棒,光溜溜的屁股一扭一扭的。
      赵昆化在阿茵的下阴摸了一把,笑道:「你也湿成这样啦?哈哈,没肉棒的安慰受不了吧?是不是要少主人干你啊?」阿茵口里含着肉棒,「嗯嗯」连声。
      成进乾笑一声,道:「呃……这个……我想今晚就留在这里,行不行?」赵昆化「嗤」的一笑,见他眼睛一直不离开嫣儿的胴体。道:「我说过你是少主人了嘛,有什么不行?这里的其他女人有空再帮你慢慢引见,你猴急的话也可以叫阿茵带你去。嘿嘿!嫣奴还没把你搾乾啊?小心点啊,身体要紧!哈哈哈……」
      示意阿茵停下,穿着衣服,道:「这间是阿茵的房。阿茵,带少主人到嫣奴的房去!」
      阿茵笑着应了一声,俯身收拾起地上成进的衣服,牵着嫣儿便走。嫣儿爬在她身后,回头看了成进一眼,脸上又是一红,轻声道:「请少主人跟嫣奴来。」
      成进脸上也是一红,默默跟着姐姐走出房去,耳边只传来赵昆化得意的淫笑声。
      穿过长长的走廊,走廊两边是一些紧闭的房间,有的房中还传来女人的呻吟声,该当就是赵昆化藏娇之处。成进眼看眼前一走一爬两具美艳的肉体,心里七上八下。总算逃脱了赵昆化的监视,不禁大鬆了一口气。
      不多时转入一间房中,这房比刚才阿茵的那一间还要大,只是布置远没那么精緻,十分简陋。房中触目到处都是铁链和绳索之类的东西,显然是虐待嫣儿用的,成进心中又是一阵难过。
      阿茵笑道:「要不要我陪着,少主人?」眼睛直勾勾地盯在成进脸上。成进道:「不用了。」见姐姐趴在地上不敢动弹。阿茵扯一扯绳子,在嫣儿屁股上踢了一脚,道:「好好服侍少主人,知道吗?」对成进又是一笑,出房而去,关上房门。
      嫣儿转过身来,眼睛幽幽地看着成进。突然「啊」的一声,抱膝坐在地上,双手掩着身上羞处。成进不知如何开口,默默坐在椅子上。姐弟二人裸体相对,都是尴尬之极。
      过了好半晌,嫣儿才低声道:「你……你真的是小进吗?」成进缓缓点了点头:「姐姐……我……我……」嫣儿「哇」的一声大哭,双手猛捶地下:「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们……」
      成进走上前去,手搭在姐姐肩头:「姐姐……」嫣儿甩开他的手:「不要碰我!你……你……认贼作父!连亲姐姐也……哇!」大哭不止。
      成进急道:「我……我是为了报仇啊!」一五一十地将自己的苦心经历说出来,最后道:「我也不想的啊,可是刚才我不能让赵老贼疑心啊……姐姐你原谅我……」也不禁轻泣起来。
      嫣儿哭声渐止,过了好一会儿,轻泣道:「我不怪你。我算得了什么?我已经是一个最下贱的婊子了,可为什么要你背上乱伦的罪过?」
      成进拳头紧握,恨恨说道:「我不怕罪过!只要能将赵老贼剔骨剜心,我什么都不怕!」嫣儿又是一声大哭,扑在成进的怀里:「姐姐没用!姐姐没用!我……我一直听任那老贼百般污辱,我对不起慕容家的英名啊!」
      成进轻抚姐姐后背,深知姐姐要是稍有反抗,所受到的折辱只有更大。慰声道:「只要姐姐人还在,其它的算得了什么呢?姐姐你再忍一下,我很快就能救你出来了!我……我刚才真的好怕你当场认了我啊……」
      嫣儿道:「我怎么会呢?你姐姐怎么会那么笨呢?我一看清你的脸,就……
      还有你臂上的痣。我……我只是好羞啊……我……我……只要你能保全下来,我还顾忌什么呢?比刚才再大的羞辱我也要撑下来啊,我……我刚才就盼着你说的这几句话啊!」
      成进心中一酸,紧紧搂住姐姐,姐弟相拥而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