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十五卷:第一章 淫慾精灵_干死你在线观看_9去干_去就干_97就去干_哥哥干

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十五卷:第一章 淫慾精灵 更多>>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十五卷:第一章 淫慾精灵

    时间:2018-08-07 在研究魔法各学系的支流中,有一派是研究形而上的物理世界,其中部分学者所钻研的,就是时光与空间的相对关係。
      别小看这个听起来玄之又玄的离奇东西,假如这方面的学理没有办法得到突破,那么不管魔法师再怎么拼凑咒语,也不可能产生相关的时光魔法。不只是时光魔法如此,一切的魔法都是这样,除了极少数误打误撞被发现的术法外,九成以上的魔法都是由魔法学者先完成理论基础,在论文基础上开发出实用技术,组合出咒语,终于实体化成为我们今日所知的魔法。
      每一项新技术被开发出来后,就不可避免地会被人应用在战斗、军事功能上,这点相信是许多魔法学者毕生的遗憾与痛楚。因此,顶尖的魔法学者与顶尖的魔法师之间,有着一条既深且广的鸿沟,双方互相歧视着彼此。
      撇开杂话不谈,那一派魔法学者的研究中,有一个学术上的问题,迄今仍然找不到答案︰人类能否回到过去,改变未来?
      这个学术上的争议,由于精灵、矮人族抗议,认为涉及种族歧视,被强迫改成「有智能的生命体能否回到过去,改变未来。」,但无论主词怎样变化,这个问题的无解性仍然没有改变,成为无数学者在典籍中辩论不休的谜题。
      普通的魔法学者,不可能对这个题目进行实验,因为要施展时光魔法所必须具备的魔力与天份,几百年都不见得能出一名够格的大魔导师,而那些把生命中九成光阴都用在实验室里寻找真理的魔法学者,更没可能有这样的修为,结果,谜题就成了不解之谜。
      这问题的半个答案,今日已经从我的际遇得到解答,人类……有智能的生命体,是可以藉由某些途径回到过去的。然而,回到过去的人,真的可以改变未来?改变自己的未来吗?
      曾经有学者提出过一个说法,一只蝴蝶偶然的拍动了一下翅膀引发的微风,将在若干年后,于万里之外的某处演变成一场龙捲风。这个被称为蝴蝶效应的学说,虽然点出了某种玄奥的因果关係,却无法有效解答我的问题,因为「命运」
      一词,本身实在是一样太过玄奇难解的东西。
      假如「命运」中有所谓的注定,注定由这只蝴蝶的拍翅,造成若干年后的一场龙捲风,这样算不算改变未来?假如若干年后的某处,注定要发生一场龙捲风,所以这只蝴蝶被命运送回过去,拍了一下翅膀,这样子,又算不算是改变了未来呢?
      我们很难简单的就这样下结论,因为在看似单纯的前后关係里,有学者相信冥冥中存在着一种力量,在维持时光的平衡,假如本来处于顺流状态的时光流,因为某种缘故发生了崩坏,那么这种力量就会反过来将其还原、修复,而这个至高无上的定理力量,就被称为「因果律」,基于因果律的反馈,人类即使回到过去,也不可能改变未来。
      为什么会突然想谈这些枯燥无味的时光学说呢?
      因为我非常希望世上真有因果律存在,假如未来注定不能改变,那么应该存活到未来的我,就绝不会在这一刻遇害死亡。
      我很需要用这个学说来支持我的信心,因为我现在很不幸就处于一个要命的状态。回到十二年前的萨拉城,不但见到美人,也见到早已败亡在历史中的兇徒,这群被称为「水都十虎」的强悍盗贼,即使以十二年后的水準来看,仍然是超水準的危险人物,儘管他们已经倒下三个,只剩下七名同伴,但当他们将我团团包围,连番密集攻击,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逃出生天。
      假如只有自己一个人要开溜,那还容易一点;可是,幼时的我和冷翎兰,两个小鬼成为人质,正被挟持在盗贼首领的手上,如果不救出他们两个,九鬼鹰魔随时会下毒手杀人,特别是不但没有勒赎价值,还跟他家族有着不共代天之仇的小约翰。
      就为了这个理由,巴不得可以早点逃命离开的我,必须要蒙面挺身而出,当个见鬼的神秘蒙面大侠,一面提心吊胆地护住小命,一面以寡击众,逞那快要被人干掉的短命英雄。
      「他妈的,今天不宰掉这小子,老子就不算是人。」
      「哈,半兽人杂种也算是人吗?去你妈的,你以为说杀就能杀?先问过我的伙计先!」
      所谓的伙计,就是在我面前挥动触手,瞧来极度狰狞的四头淫兽,正张牙舞爪地扑向敌人,为我挡住他们的刀光剑影。
      一口气连续召唤出四头淫兽,对体力的耗损比单召唤一头大得太多,对我来说更是首次创举,不过这多少是由于我太过小心的缘故,纯以实力而论,在南蛮之行结束后,我应该就有这样的实力了。
      六个敌人的连环攻击,不管从哪方面来看,他们的实力堪称强敌,手上持有的武器,杀伤力也相当强大,但皮粗肉厚、没有痛觉的淫兽,却天生就是肉搏战的剋星。
      又软又厚的粉红色皮肉,无论是刀劈剑砍都伤害有限,即使被敌人中最魁梧的两名巨汉持重锤、钢盾击中,这种足以让寻常武者粉身碎骨的重击,虽然让淫兽身上的皮肉碎裂了好大一块,但是没有痛觉反应的淫兽却浑无所觉,持续朝敌人攻击。
      那名豹头人身的半兽女,手上套着一双锐利钢爪,充分发挥身手矫捷的优势,一下在前,一下在后,想以自身的高速扰乱敌人。假如是对上正常的敌人,肯定会被她闹得手忙脚乱,可是淫兽浑身都是触手,不管绕到侧边还是后面,都有十来根触手舞动应对,高速攻击的结果,反而会累垮自己。
      我在四头可靠伙计的护卫下,毫髮无伤地注视这一切,思索下一步该用什么魔法。
      淫术魔法除了召唤生物外,也有独门的结界咒语,施放之后,周围笼罩在一片粉红薄雾中,影响薄雾内的生物情慾高涨,不能自制。本来淫慾结界我都是使用在床第之间,辅助催情,久战不,但刚刚召唤淫兽现身时,一时口快念错咒语,居然顺口施放了淫慾结界。
      离开南蛮后,久久没机会使用,这次一施放出来,有两个意外发现让我非常诧异。第一,随着我魔力的增强,施放出来的淫慾结界居然已经不是粉红色,而是更上一层的褐色,无论是催情效果或是维持时间都有提升;第二,在淫慾结界的辅助下,那四头淫兽简直是悍不畏死,身上触手疯狂地往敌人身上缠去。
      「这……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东海的海怪吗?」
      「不知道,我纵横江湖多年,从来也没有看到这种怪物……哎呀。」
      「小心!这几头怪兽阴毒非常,不是攻击胸口就是下阴,大家要提高警觉了。」
      愤怒的吼叫声,伴随着一声声尴尬的痛楚叫喊响起,过去在阿里布达王国内横行肆虐的兇恶盗贼,被这四头见所未见的奇淫妖兽闹得手足无措。眼见单纯的物理攻击收效不大,他们当中的术士便尝试以魔法攻击。
      世上不可能有完美的东西,魔法攻击对淫兽的伤害较大,这点我早就知道,不过现在却是另一种情形,那个想要唱诵咒文的术士,似乎没发现他正置身在我施放的结界之中。
      魔法这种超自然力量,其实在很多地方都有着高度风险,尤其是在唱诵咒文时全神贯注,无论自身肉体或精神,都处于无防备状态,如果在这种时候受到攻击,根本就没有抵御的能力。那名巫师想隔着老远,用黑魔法攻击,认为他的同伴会帮他挡住淫兽,非常安全,但被他忽略掉的淫慾结界,却在他唱诵咒文时,直接与他的心灵相接触。
      和黑魔法中高段的精神攻击相比,这名心灵与淫慾结界作了亲密接触的巫师实在很好运,毕竟淫术魔法的重点不在杀伤,所以他也没有立刻变成废人或癡呆,只是像连续喝下十瓶烈性春药一样,鼻孔直喷着白气,两眼赤红,一下子就撕裂掉身上的法袍,扔去魔杖,朝最近的一名女战友冲去。
      「女人!我要搞全天下的女人!」
      离他最近的两个女人,一个是那豹头人身的半兽女,另一个是使着双匕首的妇人,看他这么势若疯虎地扑来,连忙侧身闪躲,而失去意识的巫师根本没有收势,就这么一直线冲过去,然后在惨叫声中被淫兽的触手缠捲住四肢。
      接下来的场面,实在是让人懒得叙述,可是,我第一次知道淫兽抓住雄性生物后,除了发生不雅的性关係外,居然还会吞噬。从「饱暖思淫慾」这句话,证明色慾与食慾不能分开,但我想不到这个理论也能用在淫兽身上,当淫兽将那名不住惨叫的巫师慢慢塞入体内,完成「吞噬」,那个诡异的气氛,让整个战斗突然寂静下来。
      「哈哈哈,你们这群无恶不作的盗贼,今天让你们见识邪不胜正的真理,有本大侠在这里,不管你们有什么奸计,最后一定都会失败的。」
      我刻意夸耀本身的优势,同时也感受到了一股难得的信心,因为想到有历史的不可逆性在背后撑腰,这一仗怎么样都不可能输,连棘手的黑魔法师都可以这么轻易摆平,与我过去的战斗经验相比,这次的运气实在好得出奇。
      剩下还在围攻我的五人中,那两名巨汉的重兵器尤其凌厉,每次打在淫兽身上,就去掉老大一块皮肉,假如不是对上淫兽,而是普通猛兽,就是有十几二十条也早就没命了。
      既然我的运势那么强,或许可以尝试一些过去不敢使用的东西,来看看淫术魔法的实战性如何。类似淫气弹那样的技巧,我的慾望积蓄不够,用不出来,所以只有继续使用召唤技。
      在淫术魔法书所记载的召唤中,有淫虫、淫精灵、淫兽,还有最强大的地狱淫神。淫虫是床上助兴最好用的小东西,但用在战场上却几乎没有战力,据说当淫虫成熟,就会蜕变为长着蝴蝶翅膀的半透明小生物,也就是淫精灵,但由于一出现就是一大群,所耗费的力量几乎等同淫兽,所以战斗时我都是直接叫淫兽出来,从没有使用过淫精灵……直至今日。
      「古老的性慾的精灵们啊,我以约翰·法雷尔的名义与你们签订契约,我将毕生服从于性爱的冲动并为你们提供性慾的能量,所以借予我你们的力量,服从于我。出来吧,淫精灵!」
      在我吟唱完咒语之后,周围突然出现百余道粉红光点,每一道都约莫拇指大小,渐渐凝聚成形,变成一个个长着蝴蝶翅膀的半透明人形生物,模样很像是传说中只有心地纯洁之人才能看到的小妖精,一面拍动翅膀,一面洒着一点又一点的亮粉,萦绕身上的粉红光华,忽明忽暗,像是一团燃烧的火焰。
      (呃……是召唤出来了,不过这些怪东西该怎么用啊?)
      首次成功召唤出淫精灵,但对于该怎么使用,我一时之间也没印象,恰好那名挥舞重锤的巨汉突破淫兽防线,朝我冲来,我就顺手一指,看看这些由淫虫进化蜕变而成的小精灵,能够作些什么。
      坦白说,那个画面实在是出乎预料。在我手指一指后,百余只闪烁着粉红磷光的淫精灵,像是一群扑火的流萤,朝敌人疾飞过去;那名巨汉的武功很好,骤临异变,还能马上沉腰稳步,把手中重锤舞得风雨不透,不管射来的暗器雨有多繁密,都能够挡下九成。
      可惜,有生命、有意识的淫精灵,却不是死板的暗器。当重锤挥舞的强风吹蕩,成群结队的淫精灵一下子散开,以一个球体的形状,将那名巨汉包围在中央,趁他挥舞重锤的空档,猛地集体突入进去,一起没入那名巨汉的体内。
      巨汉虎吼一声,但随即露出疑惑的表情,他的皮肤上不见血,大概也没有痛楚,显然淫精灵的入体并没有造成伤害。依照过去的惯例,被淫术魔法击中的结果,都像春药吃多了一样,上演发情喷精的丑态,所以这次应该也不例外。
      但我错了,这一仗我的运势非常好,所使用的淫术魔法如有神助,每一次都突破我过去的界线,呈现它应有的威力,那名巨汉确认身上无痛无伤后,本来要继续向我冲来,可是却突然停步,衣服外的皮肤迅速由黝黑变得发红,而且红得刺眼,显示出体内温度疯狂激增的异常。
      紧跟着,他就在我们的眼前,整个人连同身上衣服,一起在惨叫中化成熊熊火焰,当那只喊了半声的惨嚎中止,那具倒在地上的尸体,已经是一个有八成焦的熟透东西。
      (这就是……所谓的慾火焚身吗?)
      我看着眼前的焦尸,若有所悟。淫术魔法所利用的能源,本来就是人类的性慾,这股能量极为强烈,当男女交媾高潮的那一刻,生与死、兴和灭,都在同一瞬间交替出现,甚至可以说是整个生命的精华,而淫精灵的攻击就是潜入生物体内,引燃这股能量,催化、增幅,让慾火急遽失去控制,最后就发生了这样自焚的效果。
      淫术魔法的创始者确实是天才,居然能想出这样别走捷径、难以防御的攻击方式,超然于目前所知的六大系魔法之外,也就难怪当年法米特纵横大地,闯下无敌的威名。
      「这……这小子是魔法师,是魔法师啊!」
      「怎么会突然冒出一个魔法师来的?事前说好的不是这样。」
      「他用的是什么魔法?哪一系的召唤术有这种效果?」
      前方四名剩下的敌人慌乱起来,虽然说普通武者对于与魔法师交战都感到棘手,下意识想要逃避,但他们实在察觉得太慢了点,而当他们想要循兵法常道,以魔法师对抗魔法师时,却发现会魔法的战友已经死伤殆尽,没人可用了。
      「哈哈哈,看你们手忙脚乱的样子,告诉你们,本大侠是光之神宫夸称第一的高高手,是老天派来收拾你们的人,今天你们打的是一场必败之仗,识相的快快认输,每个人留下一条手臂,我可以放你们走路。」
      想到自己以一敌四,居然能够佔到优势,魔力还很充沛,要摆平敌人并不是问题,一股得意的成就感盈满胸口,我连说话的声音都大了几分。
      「你不是慈航静殿的人。」
      一个冷冷的浑厚声音,很不客气地打断我的喜悦,伴随着四道冷冽的刀风,一下子让我的身心冰冷起来。
      四道同样冰冷的刀风,却蕴含着极刚、至柔两种相反的力道,穿越四名战友的阵势空隙,分别飙斩向四头皮粗肉厚的淫兽。只是一招,这四头令六名兇恶盗贼久战不下的淫兽,就像挨上千刀万斩般,在一声长长的悲鸣中,分解崩散成一大堆粉红碎肉。
      我看得很清楚,刀劲破空而来,先破入淫兽体内,然后从内部爆发。两种刚柔不同的刀劲,造成的效果也相异,四堆不住冒泡的粉红碎肉,两堆分解成一片一片,另两堆却散成一块一块。但儘管淫兽尸体的状况不同,造成的事实却是一样,那就是这人的一招打倒了四头淫兽……四头置身于淫慾结界守护下,抗击力、回复力都应该倍增的强化淫兽。
      手持双刀,现身在我前方的,就是始终冷眼旁观,没有加入战围的水都十虎之首,九鬼鹰魔。手下弟兄的劣势,终于逼得他放弃看守人质,亲自下场参战,本来擒在手里的两名小鬼,被点穴以后与那名红衣少女放在一起,这点让我有些许心安,可是情势瞬间逆转,变成我被敌人团团包围,这该如何是好呢?
      最新学会的技术,姑且再试用一次看看。
      「古老的性慾的精灵们啊,我以约翰·法雷尔的名义与你们签订契约,我将毕生服从于性爱的冲动并为你们提供性慾的能量,所以借予我你们的力量,服从于我。出来吧,淫精灵!」
      耀眼的粉红亮光随着召唤出现,我抢着发动攻击,手朝九鬼鹰魔一指,百余只成形的淫精灵立刻聚合,朝着敌人飙射而去。
      「老大!小心!」
      「当心啊!这个人非常邪门啊。」
      有了之前那名巨汉的经验,水都众虎十分紧张,但九鬼鹰魔却没有闪避的打算,还收起了双刀,任那百余点淫精灵所化成的粉红磷光,纷纷射入他体内。
      (他想做什么?这个姿态……以他那一招的威势与功力,难道他想……)
      一个很不妙的想法出现在我脑中,促使我开始提早反应。一如我最坏的预料,当百余只淫精灵透入体内,九鬼鹰魔也如他同伴之前那样,肌肤变色,体温疯狂地升高,可是他脸色一变,由赤红转为铁青,而这严寒的冰青之色迅速扩散至全身,当他一吸一呼,将一口烫得令空气扭曲飘蕩的热气呼出,表情回复正常,淫精灵的攻击已经完全被化解了。
      这是一个我之前没想过的方法,以强横内力硬生生将高热体温和慾火压制,除非是在武道修为极高的武者,否则绝对使不出来,而九鬼鹰魔能够作到,则是印证了他的武功之强。
      纯以实力而论,我这个刚刚有点自信的魔法师,并不是这种武道高手之敌,如果要与他战成平手或是胜过他,方圆十里内只有一人能做到,那便是二公主冷翎兰……不是昏倒在地的那个小女孩,是十二年后的那一个她。
      「能够召唤失传数百年的淫兽,还能使用传说中的淫精灵,你使的不是慈航静殿贼秃们的技巧,是大魔导师法米特的超级魔法。」
      九鬼鹰魔的话让我吓了一大跳。这个极恶盗贼长年游走四方,见识广博,居然一眼就认出了我刻意隐藏的大秘密,看他几个同伴满面迷惘之色,恐怕根本搞不清楚法米特是何方神圣。
      但九鬼鹰魔就是一个识货之人,非但如此,他对这项无价之宝的贪婪还非比寻常,一逼出入体的淫精灵,立刻狂笑道︰「太好了,这个贼老天总算待我不错,居然让我在此发现法米特的淫术魔法,只要得到了暗黑召唤兽,连那杀千刀的源堂·法雷尔我都不用放在眼里啊,哈哈哈哈……」
      你明明是个一流刀客,又不是魔法师,就算得到魔法书又能如何?这点我实在很怀疑。不过,淫术魔法书不在我身上,在我脑中,他想要从我这边得到淫术魔法,那自然是抓到后严刑拷打那一类的,而且从他笑声中的怒意听来,与我那变态老爸有过的梁子不只毁他一目这么简单……要是被他发现我与法雷尔家族的关係,那……
      所以,基于安全考量,在淫精灵第一次攻击失败后,我暗自吟诵咒文,没等他大笑笑完,就再次驱动淫精灵攻击,这次不是攻击九鬼鹰魔,而是攻向他的战友,我不信每个人都那么好的修为,能纯以内力逼出入体的淫精灵。
      他的战友显然也有自知之明,见到百余点粉红磷光闪烁飞来,吓得魂飞魄散,那名首当其冲的豹头女想都不想,扑身滚倒,一下子闪出老远,本来完整的包围网登时露出空隙。
      「狡猾的鼠辈,别想跑!」
      「不跑的才是乌龟!」
      好不容易得到空隙,再不趁机逃跑就得当刀下鬼了,但九鬼鹰魔见机极快,我才召唤淫精灵,他已看出我是为了突围逃跑,马上施展身法追了过来,幸亏我早有準备,先洒了几只徒具声势的淫虫扰敌,趁着九鬼鹰魔闪躲,速度稍慢,又招了一头淫兽出来,缠住九鬼鹰魔。
      「可恶的鼠辈,你的实力不过尔尔吗?」
      「哈,你自己猜啊。」
      我知道九鬼鹰魔在怀疑我的实力,但我却不介意被他发现我在虚张声势,因为以他的眼力,这是迟早的事,还不如趁着他疑神疑鬼的时候,救走两名小鬼逃逸。
      争取到的时间真是刚刚好,我冲出包围网,一口气跑到冷翎兰身旁,把昏迷在地的她给抱起,抬头却找不到幼年的我,而且连那之前被点住穴道、倒在地上的红衣侠女画眉都不见了,心里正觉得错愕,另一边的敌人已经追跑过来。
      (真是一波三折啊……)
      没有时间想太多,趁着敌人还没跑近,不远处的树林就是我最佳庇护所,因此我把小女孩抱起,快步跑向树林。
      之后发生了一段短暂的追逐战,尝试追入树林的水都五虎,遇到连串机关的攻击,弩箭、凹穴钢刺、粗糙却威力强大的火药,闹得水都五虎手忙脚乱。大呼幸运的我趁机逃逸,跑没几步,前头一道赤红色倩影拦在前头。
      「跟着我来。」
      被人追杀的时候有地方可躲,我都不会拒绝,尤其是一名姿容若仙的俏美人在前引路,光是在她身后看那摇曳生姿的纤腰、隆臀,就已经够让人感到赏心悦目了。
      「你既然蒙面,想必有难言之隐,我不问你是谁,但我谢谢你……救了我一命。」
      画眉欠身向我一礼,她衣衫不整,裸露出来的雪白肌肤沾满尘土,配剑也断成两截,又是对人低头道谢,看来极为狼狈,但眼眸中那股坚毅英武的神采却未因此黯淡,我本来想要调戏轻薄几句,与这辣美人亲近亲近,但却不敢轻侮,老老实实地还了一礼。
      我放下冷翎兰,她也放下小约翰,刚才我与水都诸虎交战时,画眉趁机冲开穴道,挣断绳索,带着离己最近的小约翰先跑入这树林。树林里头早就埋藏了机关,原本是要用来对付水都十虎,可是还没动用,她与同伴就已经死伤惨重,没机会再用来对付敌人。
      两个小鬼都被九鬼鹰魔点了穴道,昏迷不醒,看来一时不会醒,我也不甚关心,反正只要他们没事就好了,而且水都五虎越来越近,看来已经把外头的阻扰机关清得差不多,很快就要进来搜查了。
      九鬼鹰魔一马当先,既是杀气腾腾,也怒气沖沖,想要夺取淫术魔法,顺便把仇家斩尽杀绝。
      看见杀父仇人越来越近的身影,画眉的美丽面容被怒气所遮掩,紧握拳头,全然没有留意到,这样子趴卧低伏的姿势,令胸口衣襟下垂,让我意外地欣赏到她饱满浑圆的胸前春光。
      为了能够贴近一点看,我刻意靠近过去,低声问她,到底九鬼鹰魔与她有什么仇怨,想知道他们之间有什么纠葛。
      「他……他杀害了我父亲,夺走了我们一族的镇族神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