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之间 第一百零六章 吸精妖姬_干死你在线观看_9去干_去就干_97就去干_哥哥干

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天地之间 第一百零六章 吸精妖姬 更多>>
 

    天地之间 第一百零六章 吸精妖姬

    时间:2018-06-13 有赵志大哥在上面罩着,天怎么也塌不下来,加上各项事业蒸蒸日上,有金钱可赚,有美女可玩,有事业的大舞台供自己尽情表演,我的心情也日益好了起来。
      玩女人不能见女人就上,尤其是外面招摇卖春的货色,一是不鲜,二是染上病麻烦。当然这么多女人,有谁敢保证是处女呢?所以不能乱吃女人,真的要吃时一定要有保险才行。
      我喜欢依仗自己的钱势和药物的神力,奸占那些顺眼动心的漂亮女人,而且发展一个巩固一个,到现在身边的女人多的是,简直可以用妻妾成群来形容,有时候想想,这些女人也妈的够贱了。想当初自己贫穷落魄的时候,处处是落井下石,得一个的另眼青睐都不可能,如今则是锦上添花、成群结队地伺候在身边等着老子操她们,吃一半丢一半都玩不过来。
      有空的时候,我喜欢将春花、月琴、谢娟、玉凤和潘莉这五名颇具姿色的大美女在脑海中排排队消遣一番。春花和月琴虽然文化水平低了一点,仅仅是初中毕业,不过想当初自己落魄的时候,这春花就算我的梦中情人了,为了追求她,我还和张胜争风吃醋来着,而那时的月琴则几乎是可望不可及的头号冷艳厂花。如今两女都成了我的妖妻艳妾,随时任我把玩她们娇艳迷人的身子。
      谢娟是高中毕业生,当初我才见这名妖媚的都市美女、白领丽人时,心中想的是如果能睡了她,这辈子都值了,玉凤则是江陵财大的班花,如今这两人都成了我的贴身小蜜,经常被我弄到一张床上一胯子给骑了。而潘莉简直是人间尤物,这名美艳妖媚中又透出万千温柔的绝色空姐简直是绝佳的床伴淫花,只要是男人没有不想干她的,而她,现在成了我的亲亲二奶来着。而今,只要我兴之所至,可以随时奸玩月琴和春花,临幸谢娟和玉凤,当然这个亲亲二奶付莉更不会放过,我会好好地把她压在身下干着,放在心上好好宠着,再不会冷落了她。
      七月的一个週六,中午我抽空到「碧云天」那里去视察一下工作的进展,也想会会付莉,自从云凤开业的各项筹备工作进入倒计时以后,莉儿就带着谢娟、春花搬到原来在「碧云天」附近租的那套房子里去了,说是离现场近一些,可以方便多加点班。
      好几天各忙各的都没来得及见面,一进到她宽敞明亮的现场办公室,发现她一个人正在沙发上发愣,见我进来有些诧异,但很快就变换出招牌式的迷人微笑出来。
      「忙什么呢,我亲爱的潘总?」我笑着问她,千头万绪的工作,莉儿打起精神随便说了两桩,但最近劳神费力累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让我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也不想多问了,就这么很快陷入了沉默之中。
      莉儿笑了笑,站起身来走到我身边,面对我坐到办公桌上,很随意地曲起一条腿用双手圈着膝盖,而她的另一条美腿则伸直了,用黑色高跟鞋的鞋尖垫着地面,下意识中我刚好能隐隐约约的看到她大腿根处的美妙的阴影。
      我喜欢玩弄长腿女人,一双长腿进了我的内室就成了玉腿、粉腿,套上各色丝袜和性感高跟鞋,便可以提升档次散发出无穷的女性魅力,成为我至爱的玩物。而付莉的身高足有1。70米,绝色的脸蛋加上绝美的一双修长玉腿简直是收我命的东西啊。
      刚才进来的时候,看见蔡经理和春花在指导几个女模特熟悉场地,为下周「云凤女装世界」开张作準备,那几个长腿女郎搔姿弄首地早早挑逗起了我的淫性,尤其是那个模特队长肖青高挑出众、妩媚动人,让我着实有些动心。而今潘莉这道美餐活色生香地诱惑着我,感到自己的血流在加快,一双眼睛始终没离开潘莉的那双美腿。
      莉儿见我肆无忌惮的看着自己的大腿,笑了起来说:「白秋你这个冤家,看了那么多次,又被你玩了那么多遍了,还没个够吗?」我听到这话没有回答,却一手摸到她的小腿轻轻抚摩起来,潘莉被我这突然的举动弄得身体颤动一下,嘴里说道:「大白天的,这里人来人往,你……。」脸上迅速红了起来。
      不过莉儿依然保持着原来的肢势,任我的手在自己小腿肚上摸弄着,莉儿小腿肚的柔软和丝袜的顺滑都让我感觉很好,我用手握住莉儿纤细的脚腕,带着笑说道:「莉儿,都是老夫老妻了,何必还这样害羞呢?」说着我轻轻捏了捏莉儿的脚腕。
      莉儿听了这话,吃吃的轻笑起来,她向门外看了一眼,然后说:「你这样欺负自己刚任命的女老总,不怕手下看轻我不听我的话吗?」我听了淡淡的笑了一下说道:「别把你的手下拉来当挡箭牌,这里连你都得听我的,他们算什么啊!」
      说到这里,我竟然堂而皇之一下把莉儿拉到身上,一张嘴就强行的吻到她鲜红的小嘴上,莉儿感觉到我的吻热烈而又深沉,她的身体也随之酥软,但更多的却是慌乱。莉儿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一下子推开我站起身来,一边喘息着一边后退:「别……,别……。」
      莉儿见我脸上的惊讶,用手抚着心口,脸上的神情变得妩媚起来,白了我一眼说:「白秋你的胆子真大,你就真的不怕别人看到传出去吗?」我转头看了大开着的门,头脑有些冷静下来了,不禁为自己的唐突感到一丝歉意,毕竟,这里不是飞龙、不是卧龙也不是碧潭,那些地方都被我自己的地盘,而云凤这里80%以上的员工我还都不认识呢。
      我笑着为自己打着圆场:「潘莉你可真是迷人啊,让我连这里是什么地方都忘记了。」说着我一双眼睛还在莉儿的身上扫瞄着。莉儿见我看她的眼神色迷迷的,笑着走到我身后,用手按摩着我的肩头小声问道:「白秋,你到底是贪图我的身体还是我的………?」我舒服的把头靠到她富有弹性的胸脯上,反问道:「你说呢?」
      莉儿苦笑着摇摇头然后把小嘴凑到我的耳朵边说:「我一点也看不透你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被你吸引!」我感觉到莉儿的秀髮拂在颈子上,心里也泛起许多温柔,嘴里说道:「有时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欢你什么,但说真的,我喜欢你整个人,喜欢你身上的每个细胞啊!」
      说着歎息一声,莉儿听到我的歎息如此深沉,不由怔了一下,走到我身前,看着我说:「白秋,不好意思,今天下午到晚上我都有许多事情要办,预先安排满了,你知道毕竟云凤马上要开张了,这是我人生的第一场大戏,怎么都不能唱砸了的。」
      我见她一本正经、乾净利落的说话神态,感觉和她以往温柔妩媚、忍让低调的作风大有出入:「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我深情地问了一句:「谢谢你,白秋。」莉儿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坚定地说:「这个时候,我也不想要别的,只要有你的心陪着我,有你无限的信任和支持,对我来说就足够了。」
      听她这么说,我没再说话,默默对视了一会儿,笑了笑表示赞同,站起身来径直向外走去,一边走一边轻摇着脑袋,我确切地感受到此时我的存在实在是种多余……。
      到时代广场转了一圈,看见雯丽、玉凤她们都挺忙的,连和我搭讪的功夫都没有。下午勾起的一腔慾火还没得到发洩,想了半天,飞龙那边也在唱空城计,璐瑶出去张罗进货装修去了,她也想搭上云凤这趟顺风车。
      看来,还是得找另一位长腿美女帮我解决,想起眉眼中含着几分风骚的美腿皇后,我的鸡巴一下就硬了起来。是啊,一边看着黄色生活片儿,一边让辜月琴这个妖艳的骚货换条性感睡裙在密室里为我跳舞助兴,跳得兴起后再美美地扑翻在地毯上、沙发上和床上,姦淫她死去活来好几次,过足淫瘾,想想都让我有些情不自禁起来……。
      我才回到碧潭办公室的门前:「电眼美女」月琴就媚眼如丝地带着迷人的笑容迎了上去。我也顺势扶着她的细腰一起进了办公室,最近这段时间别的女人都比较忙,月琴简直成了我洩慾的肉精桶儿,不过,她晚上在床上的淫蕩和风骚着实令我感觉非常满意。
      我坐在办公桌后面的大皮椅里,月琴给我端来茶水后就坐到我的腿上说道:「白秋我的爷,你出去好一阵子了,人家真是无聊死了,就盼着你回来……。」
      我哈哈一笑道:「好一阵子?不就几个小时嘛!」说着轻轻拍着月琴白纱长裙掩盖下的大腿说道:「是不是这几个晚上都还没给你餵饱啊?」
      月琴闻言风情万种的恨了我一眼,笑着骂道:「爷你可真坏。」说着又扭动压在我腿上的圆臀把红唇凑到我的耳边说道:「真恨不得能时时刻刻和你在一起,今晚还让我陪你好吗?」
      听她这么说,我一边抚摩着她纱裙下的大腿一边哈哈大笑起来:「那得看看你今天表现怎么样。」月琴被我摸得浪蕩的笑了起来,对我抛了一个媚眼说:「知道老是我一个人伺候你腻了,今天想拉谁助兴呢。」
      别说,月琴这个骚姨太太房里的三个俏妞还各有各的滋味,傅春花甜美温顺,谭仙娇俏丽鲜嫩,沈桂华丰满诱人,最后都无一例外被我收为随身妾侍,供我随心淫媾取乐,尤其是和月琴搭配着玩起来特别过瘾。想了想,春花在潘莉那边帮忙,远水解不了近渴,身边现成只有俊俏秀美的礼仪小姐和丰满迷人的美艳厨娘,我最后选了仙娇。
      月琴走出门去,没过多久拉进个清秀俏丽的女郎进来,定睛一看原来是仙娇,不过今天打扮得更加出色标緻而动人。只见她离子烫得很精緻的垂肩短髮更显得脸蛋白晰动人,眼睛大大地显得很有些甜美,上身是件白色的真丝衬衣,扎在黑色一步裙中,肉色透明丝袜把她纤细修长的腿裹得光滑细腻、白嫩肉感,脚上穿着一双黑色带绊的小尖头高跟鞋。衬衣实在有些轻薄露透,可以明显的看到衬衣里面的胸罩,真是风情万种啊。
      年轻时不走运又不开窍,使得那么多美女白白从自己面前溜走。而今我的周围美女如云,诱惑与淫蕩时时向我招手,这些被我任意玩弄的女人们都心安理得地向我奉上「糖弹」甚至「肉弹」的袭击,像月琴这样有貌有才的漂亮女人为了争宠,千方百计向我献殷情,又是点歌又是伴舞,特别是伴舞时那「贴」的滋味更使我魂不守舍。道德的大堤早已崩溃,这一决堤便一发不可收拾,我嫌单个不过瘾,搞开了炮打双灯、一枪三凤,一个淫乱又刺激另一个淫乱……。今天,又一个淫乱的陷阱挖好了等在我的面前,没什么好说,为了革命的胜利,当然要顶着美女们的媚眼淫液前进了!
      我将身子尽量放鬆,斜躺在大皮椅上,微微闭上了眼睛,此时的我,需要做的只是尽情的享受而已。只听妖艳的月琴对着仙娇说:「去,给爷好好放鬆一下,他最近太辛苦了。」
      仙娇温顺地走到我的身后,开始很有技巧地为我按摩肩部,动作招式感觉都经过了专门的训练,原来觉得桂华按得不错,想不到没几天仙娇也追上来了。
      我微微睁开眼睛,看见颇有几分姿色的月琴一脸淫蕩狐媚的笑容向我走了过来,面临美妙的享受心里多少有些发紧。月琴走到我身前把高耸的胸部对着我的身上一阵牴触,我立时感觉到那高耸肉团带给自己舒服的感觉,鼻子中满是骚货身上的香水味,我竭力想控制住自己。但月琴这时一把握住我的裤裆并轻轻捏揉,奇妙的感觉让我感觉到自己的意志开始勃发起来。
      不一会儿,只见月琴已经蹲下身跪在我的面前,掏出我早已坚硬的阳物,一阵搓揉并含在嘴里,我得意地笑了起来,我手下的这些女人既可以安排让她们为我工作,也可以用来伺候我作为发洩慾火的淫具。
      我被月琴含着阳物好一阵勾魂吸吮的套路,不能自制地挺动着下身,想更加深入到她的嘴里,陶醉在快感中的我可以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阳物在女人温暖的唇舌之间嬉戏……。
      我心里很是舒服,看着月琴这个大厂花美女跪在我胯下慇勤地伺候着自己,心里很有些满足。拿过桌上的晚报一边享受着翻了起来。
      看了一阵报纸,觉得该出去透透气了,老在家里干,再怎么爽也多少有些没趣了。是啊,这些招牌招式都玩过好多次了,月琴无数次为我吹出含住吃下,在仙娇那个嫩肉箍子里也打了无数炮了,也该玩点新奇的了。
      一走神儿,刚才还跃跃欲射的鸡巴一下软了下来。月琴努力再三却越含越软,无论怎么挑逗都没多少起色,心里有些失望,不过却没表露出半点怨艾,抛着媚眼笑着挑逗我问:「爷,今天怎么啦?」
      看着她艳光四射,满脸红润的样子,我心里不由得为之一动,于是说出了心中的想法:「月琴、仙娇,这里太闷了,爷想带你们出去玩一玩,洗洗桑拿轻鬆一下,美容做头再选几套时新的衣服,好好陪着爷替爷解解闷儿,你们说好不好啊?」
      两女当然很是高兴,笑着替我收拾了残局,要上楼去打扮一番,我笑着在月琴的胸脯和仙娇的屁股上捏了一把,出了办公室走到月琴的红色赛欧车旁,一边吸烟一边等她们两个出来。
      在江陵最豪华的洗浴中心「天皇宫」里好好享受了两个小时,两个美女做好头出来的时候简直是容光焕发、美艳逼人,我们简单用了餐,又带她们到盛世华堂和大洋百货去买衣物。
      在熙熙攘攘的百货商店里,月琴拉着我的手撒娇问我:「白秋我的爷,你说我们怎么打扮才最合你的意呢?」在美女身上浸淫了这么久的我,自然有自己独到的眼光,我看看身边二女,一边细细品味一边笑着指点她们:「其实说实话,月琴和仙娇你们两个可以说是天生丽质,服装对你们只是附加品,穿什么都不打紧,怎么都好看。」我先夸两句让两名靓女高兴异常,随后话锋一转说出了心中看法:「不过我相信如果月琴穿一身黑色紧身连身裙,那必定会使你丰满的胸脯和臀部线条更突出。至于青春动人的仙娇,我看一套短裙加短靴子必定会使你散发出无穷的青春魅力。」
      有钱能使鬼推磨,在我的雄厚财力支持下,两名靓女没到一个小时就按我的思路,换上了时髦靓丽的衣裙和性感动人的鞋靴。
      只见月琴换了一套黑色紧身连衣裙,她丰满的胸部和臀部线条更加突出,脚上一双黑色绒质尖包头细长高跟拖鞋,显得优雅而性感。黑色长丝袜包裹着的修长大腿外露着,走起路来在丝裙下面半掩半露,诱人至极。我看了猛吞口水,心想今晚一定要好好玩玩这个尤物。月琴过来就是一阵风,双手併拢背后,很有创意地整个人直直地往我怀里送。当即,我搂住了她这个大骚货,拍拍后背,贴贴脸颊,亲亲热热起鼓励了她一下,大庭广众下敢这么做,怎么看都起了个好头。
      此时仙娇也走了过来,只见她秀美匀称的身材,眼睛大而妩媚,一头扎成马尾巴的长髮,上身是一件白色薄绸短袖衬衣,雪白的奶罩若隐若现,很是撩人,下身是条藕色一步短裙,飘逸大方,细腰上扎一条宽边金属扣的白色皮带,脚上一双淡咖啡色羊绒高跟靴子,面料为羊绒经喷彩处理,鞋面水钻镶嵌并经褶皱处理,更显时尚、前卫。同色的聚脂鞋跟足有9。5CM高,将她的身材衬得高挑出众。
      这么看来仙娇一身散发出无穷的青春魅力,裙子很短,只遮到屁股以下几寸,短裙短靴之间的两段粉腿用乳白色的丝袜包裹着,显得精緻而性感,白净无瑕的美腿和玉臂让我看得目不转晴。
      我左手搂着月琴,右手又一把搂过仙娇这小婊子的细腰,哪里跑!两名靓女被我同时搂着,饶是一个风骚大胆一个温顺听话,在如此大庭广众之下也羞红了脸,周围的目光也聚集到怀拥双美的我来,这让忘情的我发起窘来,终于被她们两个挣脱开去。不过老子心中暗想,反正你们两个都是我嘴中的肉,任老子大嚼解馋的,还能飞上天不成?
      购物结束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快七点了,但成天忙得晕头转向的,谁都不愿意这么早就回去,我向两位时髦靓丽的美女提议说,到江陵市中心的滨江步行街去转一转,两女也愿意多陪着我玩一会儿。于是我们将车直接开到步行节旁边,找了个位子停了下来。
      由于是週末,步行街上人气旺盛、川流不息地,我时而搂着美艳骚货月琴的水蛇腰儿打情骂俏,在她黑色薄纱长裙包裹得起伏有致的身子上摸来捏去;时而搂着青春俏妞仙娇的杨柳腰儿慢慢散步,享受着她妩媚调情的大眼,也赏着藕色一步裙下忽隐忽现的淡咖啡色羊绒高跟靴子那尖尖的头儿……。
      你别说,仙娇的小脸蛋儿本来就标緻俏丽,今天又用心地浓妆艳抹一番,显得更加美艳成熟起来,加上在我的指导下穿得非常时尚,身着纱质上衣下穿超短裙,十分暴露,搂着她的腰儿,一阵阵香气袭来,在这炎热的夏季多少有些让我冲动不已。也许是受她过于暴露的穿着和一身香水味的影响,我感觉自己下面慢慢有了反应,恍惚间抬起头来,又看见骚货月琴那条轻薄透明的黑色纱裙里,若隐若现的光背加上黑色的奶罩带子,再加上这浓烈的香气,实在有些受不了,鸡巴一下就硬了起来。
      我一把将骚货的手拉住拽了过来,用手卡住她的水蛇腰儿搂夹在身边,咬着她的耳朵说:「月琴我的儿,爷受不了啦,你今天打扮得真他妈的骚俏啊,找个地方跪着给爷含含,让爷在你的小浪嘴里先爽一炮!」月琴饶是风骚大胆,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听我说,还是有些难为情的样子,含含糊糊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仙娇似乎想为姐姐打抱不平了,贴身过来笑着数落我:「爷您可真色啊,昨天才欺负了人家月琴姐今天又来了。」
      我看周围没人注意我们,在仙娇的屁股蛋子上使劲捏摸了一下说:「仙娇你这个小婊子,别给脸不要脸,爷想干谁那就是谁,就算想日你仙娇的屁股,你还不是得乖乖地趴着掰开屁股让爷爽,是不是啊?」
      仙娇受惊娇呼了一声,有些反感地恨了我一眼:「爷你也真是的,家里放着国色天香的好几位姨太太不玩,非要玩人家,把人家玩成残花败柳了还怎么嫁人啊?」这小贱人还敢反了不成,我心想你这辈子还想嫁人吗,怎么嫁也得嫁进老子屋里,嫁到老子床上来。
      想到这里我训了她几句:「妈的,天天玩那几个,再他妈沉鱼落雁也干腻了,何况外面再怎么高雅迷人,发起情来都变成了淫娃蕩妇母老虎,让爷有些吃不住呢。」我说着在仙娇的嫩脸蛋儿上摸了一把揩揩油:「还是干你这头骚俏迷人的小狐狸精有味道啊。」
      月琴看我们越来越不像话,赶紧过来打圆场:「爷你别生气了,走也走累了,咱们找个地方坐一下喝口水吧。」老子火气正旺,色迷迷的眼睛肆无忌惮的盯着她薄裙下丰满的前胸。突然一把将这脸蛋漂亮、打扮入时、身材动人的大美女搂了进来,淫笑着暗中抬手捏她的奶子出火,月琴吃不住疼一声娇呼,求我赶快放手。我在她的耳边威胁着:「今天你不给爷吹出来,爷就当着大家伙儿的面把你的这对奶子玩个够儿,真他妈刺激呢!」
      月琴羞红了俏脸,无奈地低头任我玩弄着她的奶子,见我开始发飙,而旁边显然开始有人注意到我们了,想了想终于还是软了下去,在我的耳边讨饶说:「爷,求求您轻点,人家顺了你还不行吗?」看着月琴风情万种、忍辱含羞的样子,我嚥了口唾沫,心想今天可真有得爽啊。
      我们走进华美咖啡厅,这里靠着江边一排火车包厢的座位,环境优雅、怡情清幽。我先将仙娇推进一个包厢然后挤了进去,月琴挂单坐在我们对面。服务生见我们进来就慇勤地过来招呼着,于是要了三杯摩卡咖啡。
      月琴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挺幽静,只有那边角落里有两个情侣,加上这火车包厢都有高高的椅背,私密性还是不错的。「白秋你个坏蛋……!」月琴一边杏眼微微瞇着撒娇责怪着,一边半张着粉红湿润的嘴唇,用舌尖轻舔一下红唇,我的情绪一下就被挑逗起来了。
      月琴上牙轻咬着嘴唇,用一种迷乱风骚的眼神看着我,等服务生上了咖啡一走,媚笑着轻声说:「白秋,人家这可就来了。」
      我看着月琴骚到骨头里的媚样,下身已经硬邦邦的在裤子里支着了,忽然一个柔软的小脚碰到了自己的裆部,一低头,一只穿着黑色丝袜的小脚隔着裤子在揉搓着自己的阴茎,小巧的脚趾一个一个的彷彿弹琴一样按动着。我长出了一口气,享受着这飘飘欲仙的美妙感觉。
      身边现成两个靓女,一个用上了,另一个当然也不能闲着,我使出浑身解数对身边的俏妞发起攻击。先是靠过去轻柔地摸她的那双嫩手,在摸手时用食指在她的手心里轻柔地划着,或者不时地握紧一下,隐约给出的这些暗示,让仙娇的心蕩漾活泛起来,有些冲动想让我抱着、吻着,甚至想顺势倒在我的怀里,享受我的百般爱抚。
      仙娇的心被我挑逗起来了,似乎忘记了身边另一个女人的存在。此时,我更加得寸进尺,进一步抚摸她的手臂、肩膀等地方,仙娇有些受不了啦,嘴里发出了轻微的呻吟声,这时我用力把她一把抱入怀中,动作又快、又猛。仙娇显然最喜欢我这么强烈地要她,紧紧地抱着,把身体和我贴在一起,两人密不可分。我一边享受着月琴带给我的丝袜脚淫,一边爱抚着怀里的仙娇,轻声细语和她调情:「湿不湿了?」、「胀吗?」仙娇胀红了脸,轻声回答着我。此时我有意无意地把手碰到她的奶子和胯下,让她感觉到我的目标。
      终于我开始和仙娇接吻了,舌头在她嘴里不断地碰她的舌头,时快时慢,有时用唇热吻一阵子,有时有转动头部,让吻变换角度,这个吻又热、又软、又长、又深、又活,似乎都能感觉到仙娇在我吻时就在下面流水了。仙娇完全软了下来,我抱着软绵绵的她继续吻着,直吻得她的手开始伸向我的下部,身体热得发烫,紧贴着我,我知道她已经发情了。
      用两只美脚替我轮流按了一会儿,月琴收回小脚,坐到了我们这一侧的外边,温热的嘴唇在我的脸颊上摩擦着,柔软的小手已经拉开了我的裤链,把内裤拉到一边,手握住了硬梆梆、滚热的阴茎,手指温柔的在龟头上来回摩挲。
      仙娇也没有闲着,又是示威又是争宠地用手拉着我的左手伸进了自己衣服里。我的手熟练的伸进了仙娇的胸罩里,抚摸着她柔软挺翘丰盈的乳房,手指玩弄着她小小硬硬的乳头,仙娇的舌尖轻舔着我的耳垂,在我的耳边不断的娇喘着,轻声呻吟着。
      月琴这时低下头,长髮垂下来,眼前我那红通的龟头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腥臊气味,包皮都褪到了下边,马眼微微的张开着,一副剑拔弩张的样子。我看着琴妹子捲曲的长髮披散在自己裆部,此时仙娇的一只小手却已经拉着我的左手送到了自己裙下,我抚摸着仙娇丝袜下滑滑的大腿,手向两条丰盈的大腿中间伸进去,仙娇尽量张开腿让我伸进来摸索着自己柔软温热的阴部。
      月琴微张着红软的嘴唇,热气轻轻的喷到敏感的龟头上,能感觉到我浑身微微抖了一下,摸到仙娇阴部的手微微加重了力量,一种紧迫感让她的下身感觉到了一种迷乱的快感。
      月琴柔软的嘴唇慢慢的包进了圆圆的龟头,她一边感受着硕大的龟头在嘴里的那种肉感和鼓胀的滋味,一边用柔软嫩滑的小舌头在龟头上不断的转着圈子,时而用舌尖轻舔一下马眼,手伸进我的裤子里,柔柔的抚摸着我的阴囊。
      我的左手在仙娇的桃园肆虐着,右手先轻轻按压着月琴的头,然后费力地伸到月琴的裙子里,把她的丝袜和内裤往下拉,月琴配合的欠起了屁股,丝袜和内裤被拉到了屁股下,此时她光着屁股坐在了皮质的椅子上,一种凉丝丝的感觉合着一种放蕩的滋味让她的下身更加的湿润了。
      我的手指在月琴茂密的阴毛中探索着,划开她阴毛下软软的大阴唇触到了她阴部软嫩的肉,月琴双腿微微的抖了一下,分开的双腿又向外劈了劈,一条丰满修长的右腿都伸到过道上了。
      月琴红润的嘴唇含着我粗壮的阴茎缓缓的上下套弄,一次次的向嘴里深入,当她的红唇吻到我阴茎根部的阴毛时,我圆大的龟头已经顶到了她的喉咙,触到她喉头痒痒的感觉,月琴的胃微微哕了一下,碰了几次就好多了。
      月琴把嘴唇合成个「O」型,手把阴茎上的包皮尽力向下拉着,嘴唇吮吸着硬硬的光滑的阴茎在自己的嘴里出入着,时而用舌头飞快的舔索着滚圆的龟头,我舒服得嘴里不断的丝着凉气,手指滑到月琴的阴道口,那里已经是湿滑一片了,滑滑的粘液把那里浸湿了一片,我把中指伸到月琴的阴道里出入几下就发出了水渍渍的声音……。
      当发情如狂的我们三人正放纵纠缠在一起的时候,餐厅的服务生端着水杯过来想看看我们要不要加点水,走到桌边不由呆住了,这是怎样一种场景啊。刚才这个有些俗气的胖子带着两名靓女进来的时候,他就楞住了,那个青春俏丽的小尤物就不用说了,尤其是另一个高挑丰满的美女进来的时候,看着那胸前露出的丰满的乳沟,颤动的双乳,裹着黑色丝袜的长腿踩着高高的无后跟凉鞋扭动着屁股进来的样子,就曾经心跳加速过,现在的样子几乎让他心跳停止了跳动。
      女人的一条腿笔直的向外伸着,细细的鞋跟小巧的凉鞋歪倒在脚尖,女人侧着的身子在男人腿上,紧窄的裙子褪到了屁股上,露出一段白嫩的屁股和捲着黑色丝袜的裤腰和红色的内裤在大腿的根部,男人的一只手就伸在那里动着,看不见女人的俏脸,但却看见玫瑰色的披肩卷髮在飘动,听到湿漉漉的吮吸的声音,用屁股想都知道那是在干什么。更过分的是,里面另一个小俏妞也两手把我抱得紧紧的,瞇缝着漂亮的大眼睛和我亲到了一处,藕色短裙下面还有东西在活动着,无疑那绝不属于漂亮小妞自己的。
      服务生想转身回去,又想多看一眼,我这时已经看到了他,用粘满月琴淫液的湿漉漉的右手从兜里抽出一张百元钞票扔给他,服务生赶紧弯腰捡起钞票,也不忘赶紧向月琴敞开的大腿间看去,乌黑的、粉红的刚被男人手指抽送的地方慌乱间一闪而过。回到吧檯下身已经硬起来不方便走路了,眼前不断的浮现着月琴的胸、屁股和迷人的长腿「这大尤物可真够骚的,不知道多少钱,等我攒点钱也玩一次。」。
      凭着经验,月琴感觉到嘴里的阴茎快坚持不住了,不断的硬硬挺动的感觉是我在拚命的忍耐,月琴知道男人这时候最想多忍耐一会儿,又不愿意示弱求女人,于是她慢了下来,柔柔的套弄着,舌尖围着龟头转着圈。
      很显然我想射的感觉淡了点,紧绷的肌肉慢慢鬆弛了,月琴用大腿根的肌肉轻轻夹着我插在自己腿间的手,待我鬆弛下来又用嘴唇紧裹着阴茎快速吞吐起来,我舒服得马上手指就快速的在两女的阴道同时里抽送起来。
      停了两次,月琴开始不断的从阴茎根部用力吮吸到龟头,我的身体都有点发抖了,始终坚忍着的精液终于在月琴又一次嘴唇套到龟头时爆发了,真正喷射的精液击打在她的上颚上,痒痒的怪异的感觉,月琴这次没有把阴茎吐出来,而是继续吮吸着、上下套弄着,任由一股股的精液喷到自己的喉咙里,伴随着上下套弄的嘴唇从嘴角流出来。男人和女人的对决,最终胜利都只是属于女人的。
      待我的阴茎不再跳动,月琴抬起头,嘴里含着我刚射出来热腾腾的精液,拿过桌上的水杯,把嘴里的精液吐在杯子里,纯净的水上马上就漂浮起了一丝丝乳白的粘液,月琴用舌尖把嘴角的一滴精液舔到嘴里,刚要吐到杯子里,我她的手:「月琴我的心肝儿,这可是宝物,你可得给我吃下去?」
      月琴看着我妩媚地一笑:「爷也不要太偏心,吃,我肯定要吃,但我可不会吃独食。」说完,她端起眼前的杯子,很爽快地喝了一大口下去,之后呶起粉红的嘴唇在我的脸颊上吻了一下,然后将留下一小半的杯子递给有些神情恍惚的仙娇,看着她闭着眼睛一仰脖子嚥了下去。
      我看着身边这两个女人一个温顺如羔羊任我挑逗玩弄,一个妖媚到了骨子里,刚刚体会了极品快感的我几乎又有了冲动,我左右搂着两女柔软的腰说:「真是一对尤物啊,今晚上要让你们两个好好再伺候老子一次。」月琴和仙娇这两个靓女又让我轻薄了一会儿,起身整理好衣服,我们买单离开了。
      服务生收拾桌子的时候,觉得单独放在旁边的那个高脚杯子有些异常,闻了一闻,一股熟悉的打手铳时的栗子味儿扑鼻而来,仔细看去,杯口还有两个艳丽的口红印子。
      回想一男两女远去的身影,心里想着:「这个胖子也不知道前辈子是怎么修的,可真能享受啊,一次同时玩两个情妇,上面搂着青春俏丽的小情妇亲嘴摸奶,美艳风骚的大情妇在下面含鸡巴助兴,上下都不耽误,两只手还一手一个同时玩着两个美貌情妇的嫩大腿骚淫穴,最后爽到天上射出来,还让两个情妇乖乖地一人一口给吃得乾乾净净。妈的,同样都是人,别人过的这叫什么日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