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景缎 第二十五章_干死你在线观看_9去干_去就干_97就去干_哥哥干

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十景缎 第二十五章 更多>>
 

    十景缎 第二十五章

    时间:2018-05-17 文渊步踏轻功,往水燕楼奔去。到得结缘阁外,紫缘正倚门而立,见到文渊,投以一笑,道:「文公子来得好快。」
      文渊落定脚步,左右环视,道:「紫缘姑娘,你不用準备车马吗?」紫缘微笑道:「小女子虽然体弱,但步游西湖还不算难。」文渊笑道 :「既是如此,我们这就走了罢?」紫缘轻轻关上阁门,微笑道:「好,走罢!」
      两人悄悄离开水燕楼,并肩向湖而行。紫缘见文渊仍背着文武七絃琴,甚为好奇,问道:「文公子,游西湖也要带着琴么?」文渊笑道: 「此琴是我一位好友所赠,意义于我极是重要,因而要随身携带。」紫缘微笑道:「原来如此,可惜我没把琵琶带出来,否则倒还可和公子在 湖上奏几曲……」
      一说到这里,想起昔日湖夜对奏之缘,脸上不禁微微发烫。
      不久来到西湖北畔,迎面见了一处亭院,临湖一座小榭,楹柱上是一对联:「身在荷香水影中,眼明小阁浮烟翠」,只见湖面上荷浪迎风 起舞,荷香夹风而来,十分醉人,正是西湖十景之一的「曲院荷风」。
      文渊步上赏荷廊,看得心旷神怡,不觉吟道:「」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紫缘缓缓走上荷间小桥,轻声接着吟道:「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一人吟两句,正成了宋朝杨万里的「晚出净慈送林子方」,两人相望而笑。
      那小桥贴水而建,紫缘漫步桥间,穿行荷中,绰约娉婷,当真如凌波仙子,步步生莲。文渊远远望着,忽觉一阵迷眩,心道:「紫缘姑娘 要是天天来到西湖边来,西湖当可追加到十一景。啊呀!水燕楼离西湖不远,要归成十一景也该合理。不过水燕楼本身建构平平,可不能将楼 房也算在其中。」
      紫缘一回头,远远见到文渊魂不守舍,叫道:「文公子!」文渊被她一叫,回过神来,忙道:「是,我在这儿,怎么了?」紫缘微笑道: 「公子,你赏景太入神了些吧?这些荷花很漂亮罢?」文渊顺口道:「是啊,不过荷花美则美矣,若与姑娘相比,不免……」忽然惊觉溜了口 ,连忙收声,抓了抓头,稍稍偏了过身去。
      紫缘心思敏捷,一听便知,不由得双颊绯红,走了过来,低声道:「那……文公子,我们再去别处瞧瞧。」文渊道:「好。」
      两人走出院外,四目交接,不禁都有些动情。紫缘心中怦然,拉拉衣摆,朱唇轻启,想说些什么,却又不出一语,脸上一红,侧身缓步而 行。文渊一阵恍惚,静静跟着。
      走到西泠桥畔,夜色中见得一座香冢,石碑上题「钱塘苏小小之墓」。
      苏小小是南齐时奇女子,身在秦楼楚馆而不染风月,蕙质兰心,才貌双全。
      紫缘怔怔地瞧着墓地,并不言语。
      文渊看着紫缘的纤弱的背影,不敢惊扰,忽听紫缘轻声吟道:「妾乘油壁车,郎乘青骢马……,何处结同心,西泠……松柏下……」
      这首诗吟来语音极低极微,并非要给文渊听,只是紫缘不自觉的吟诵。
      文渊却听得分明,这诗是苏小小对情郎阮郁的传情之诗。苏小小乘着油壁香车游赏湖光山色,遇得骑着青骢马而来的阮郁,两人一见锺情 ,只惜终是因变而分离。
      文渊突感心悸,暗道:「苏小小风华绝代,芳名虽然流传后世,但情缘未能终身,终究算不得过得快乐。古人难见,但紫缘姑娘论才貌、论名声,当是不在其下。她吟这首诗,莫非心中也动了情意么?若然如此,这却不能像苏小小和阮郁的结果才是。」转头看向桥边青松,又想 :「只不知紫缘姑娘意属何人?」想到此处,心中一动:「赵平波是不可能,那位秦知县也不像,难道……难道……我……」
      紫缘心里也是潮思起伏,转身凝望文渊双眼,隐隐流露出思慕之色。文渊心神一震,心道:「这眼神与小茵、师妹可有多像!」双手按上 紫缘肩头,说道:「紫缘姑娘,我会救你!」
      紫缘轻呼一声,脸蛋染了通红,低声道:「那……那不成的。靖威王世子要带走我了。」文渊一惊,道:「你已经知道了?」紫缘道:「 啊,你也晓得?」
      文渊点了点头,说道:「紫缘姑娘,你请放心,绝不会让他得逞。」紫缘歎息一声,道:「他是世子,你……你别跟他作对,太危险了。 」文渊一笑,道:「世子又如何?姑娘别担心。我虽然没什么本事,可是还有身具大本事的人帮忙,定要保得姑娘周全。」
      紫缘见文渊眼神坚定,心中又是担心,又是惊喜,静了好一阵,忽然低声道:「文公子高义,小女子永生不忘。」说着竟盈盈下拜。文渊大惊,连忙扶住,道:「姑娘不需如此,此为在下当为之事。」紫缘抬起头来,眼中泪光莹然,却是一片喜慰神色,螓首轻轻靠在文渊肩头。 文渊微一侧头,与紫缘两面相对,只觉她吐气胜如兰馨,容颜清丽于芙蓉,不禁心神蕩漾。两人四唇相就,便要吻上。
      忽然紫缘身子一颤,偏过头去,眼睛霎了霎,面带歉意,轻声道:「文公子,我们……我们该到别处去了。」文渊怔了一怔,微笑道:「 正是。」
      他心中极是尊重紫缘,紫缘既然如此举动,他自也释然,并不为怪,只是忽觉有些怅惘。
      两人游走湖边,直至天色将明,文渊才送紫缘回水燕楼。一路上紫缘并不太说话,两人虽然言语不多,心意却似能相通,每每相视微笑, 便传尽心思一般。
      走进杭州城街市时,晨曦已现。
      紫缘轻声道:「水燕楼不远啦,我可以自己回去了。」文渊微笑道:「只差一个转角,在下送到底罢。」说着已转了街角。紫缘笑道:「 好了,到这里就是,别让朱妈妈发现你……」忽见水燕楼前集结了数十人,再看真些,竟是赵平波等人。
      文渊心道:「来得好快,第三天才刚天亮哪!」扫视一遍,只见随行之人除了邵飞、柯延泰之外,又有一名铁面男子,想是华瑄、小慕容遇到的颜铁。另有一名中年道人,三络长鬚,面目堂堂,眼中不露光华,显然功力非同一般。其余诸人看来均是寻常侍卫。
      朱婆子也站在门外,见到紫缘,急忙冲上前来,叫道:「哎哟!我的大小姐,你可回来啦!小王爷可等得久了,就等着带你走……」紫缘 蛾眉微蹙,和文渊走上前去。
      赵平波见文渊竟和紫缘在一起,不禁心中有气,大声道:「姓文的,这里没你的事,给我滚一边去!」文渊笑道:「阁下居然也查到在下 姓名,我倒不知。
      不过小王爷未免出言无礼,不是名门子弟该有之态。「
      赵平波傲然道:「对你这贱民又要用什么礼数了?紫缘姑娘,你的行李已经收拾好了,我们这就上路罢。」紫缘淡淡地道:「小女子几时 收拾行李了?想是朱妈妈代劳了。不过小女子无意相随世子左右,您请便罢,勿要自低身价,与我一介微贱相处。」
      赵平波笑道:「姑娘何出此言?是了,你念着这贱民的好处是不是?」
      紫缘道:「文公子知书达礼,温文儒雅,虽是布衣,却也胜过许多豪门子弟。」
      这话分明针对赵平波而来,赵平波闻言,不禁大怒,再一看文渊,立时动了杀意,道:「好!小子,我就试试你的身手,瞧你到底有何过人之处?」说着拔出腰间佩剑,但见一道刺目白光闪过,光芒随即收敛,赵平波手中已多了一柄三尺长剑,剑锋隐隐蕴藏华光。
      文渊微微一笑,道:「阁下这柄剑可不同凡品,看来是极锋锐的利器。」赵平波面有得色,道:「不错!这柄宝剑称做骊龙剑,以你那种 寻常刀剑,根本不足以匹敌。」文渊点点头,道:「既然如此,咱们就别打了,免得输的人难看。」
      赵平波冷笑道:「好哇,你怕了是不是?」文渊道:「要输的并非在下,又何惧之有?」赵平波脸色大变,喝道:「你说我会输?」文渊 缓步站到紫缘身前,不急不徐地道:「倘若小王爷能练到不需倚靠宝剑的地步,在下或许就要输了。」
      那中年道人一听此言,嘴角忽地扬了一扬。赵平波一抖骊龙剑,怒道:「小子还要猖狂,且瞧瞧本世子的手段!」剑光一转,刷刷刷连刺 三剑。文渊看得清楚,飘身避过,身子一转,腰间长剑出鞘,笑道:「在下前些日子才断了把剑,这柄长剑才从打铁铺买来未久,看来要请小 王爷为它开张大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