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九章 术士之王 更多>>
 

    风月大陆 第九章 术士之王

    时间:2018-05-15 在离开法斯特大营三里的空旷之地,两军开始今天晚上的第二次交锋。
      双方都是先用骑兵冲阵,数以万计的骑兵以整齐的阵型向敌军冲锋,在相互接触的瞬间有如烟火般的炸开,骑兵的喊叫声,战马的嘶叫声,刀剑的撞击声,让整个战场成为沸腾的大锅。
      很多的骑兵仅仅来得及挥出一剑,就被潮水般涌来的双方骑兵撞下战马,发出的悲鸣声也很快淹没在马蹄的践踏中。
      骑兵对骑兵,可以看出鹰扬军团的骑兵的确是胜过武安骑兵一筹,尤其是鹰扬军团的骑兵中有重装骑兵的配置,在大陆诸国中,法斯特的重装骑兵是仅次于英西帝国的武力。
      对于仅仅是轻装骑兵的武安军来说,这些浑身包裹在厚甲里面,骑着身躯大得吓人的战马,行动略显得缓慢的家伙是难以从正面抵挡的。不过重装骑兵的缓慢也是相对于轻装骑兵来说的,对于步兵来说,骑兵的速度都是他们所羡慕的。
      看到自己的骑兵不如法斯特军的骑兵,渐渐地落入下风,武安军的步兵开始出动了。他们从两翼推进,压向法斯特军的阵容。
      早有防备的海鹰扬二话不说,马上投入了自己的步兵与之抗衡。因为受到地形的限制,双方是在一个正面宽度不足十里的高地上交锋的。这十多万的大军斯杀在一起,几乎将整个高地填满。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双方的阵型都显得十分厚实,无论是谁也不可能一下子突破对方的阵容,直达对方的主将本阵。
      激烈的斯杀,使得每一瞬间都产生不少的伤亡,双方将士的鲜血已经将高地上的杂草濡湿。残缺不全的肢体给双方士兵的行动都造成了一定的难度。
      「真是太没有意思了。」
      海鹰扬望着拥挤在一起的军队,轻轻地说了一句。
      「是啊,看来随便发出一块石头,都可以打倒一片!」
      身边的参谋附和着:「左右两营的人怎么还没有到达位置?」
      海鹰扬没有说话,但他的心中也在暗暗不悦。本来已经算好的,当武安军攻击他的军团时,左右两营的军队得马上出动,从后面包抄过来。
      「我们不等了,」海鹰扬抬头望了望武安天空的月亮,断然下令道:「让铁甲军出动。」
      传令兵将主帅的命令飞快地传达下去,一万名全副武装的铁甲军马上受命移动到法斯特的左翼。
      铁甲军是鹰扬军团中绝对的主力,是海鹰扬手中的王牌,是海鹰扬在重装骑兵的基础上改良而来的。以十匹披着重甲的战马为一组,马上的骑士也是身穿厚厚的重甲,他们中有四名长枪手,四名剑手,二名弓箭手,集团冲锋时的威力惊人,在平地上根本没有什么可以阻挡的。
      「突击!」
      随着万骑长的一声令下,蹄声隆隆,铁甲军有如一道钢铁的洪流,直扑武安军的右翼。
      与此同时,武安军的主将本阵中,黑术士之王杨希也对身边一袭白袍的杜比奇道了一声,「是时候了!」
      杜比奇微微一点头,含笑道:「现在看杨希大人的了。」
      杨希慢慢挥舞手中的魔法杖,口中念出极其细微的咒语,空气中的阴气开始聚集起来,不知何时,阴云也将月色掩蔽。
      武安军的右翼正在逐步地推进,突然发现对面的法斯特左翼士兵朝两边分开,映入他们视野的是成排的钢铁墙壁,黑色的铁甲反射出死亡的光芒。
      下一刻,他们看到自己的眼中闪动的儘是血红色的光线。即使是对骑兵最有效的长枪兵,也无法让眼前的敌人停下前进的脚步,因为刺到铁甲兵身上的长枪全部都断成两半了,也根本无法伤害到对方的一丝一毫。
      血柱不断的涌起,成排成排的铁甲军好似移动的钢铁堡垒,无情地碾碎武安军的反抗。
      隆隆的蹄声掩盖了武安军士兵的悲鸣声,无法抵抗的武安军左翼开始摇动起来,不住地往后败退。
      就当法斯特军以为可以这样取得战场上的优势,击溃对方的左翼,然后再夹击中路的时候,一个意外的消息传来。
      「大营出事了!有敌人正在向我们的后方杀来!」
      「什么?」
      听到这个消息,所有的将领都是往后望去,果然大营中一片混乱,留守士兵的吶喊声隐约可闻。接着大营中冲出数队军士,朝这边赶来。而法斯特军的后阵出现了一些骚乱。
      「大人,我们的后面有骷髅兵啊!」
      一个从后阵急速驰来的骑兵带着颤音向海鹰扬报告。
      「骷髅兵?!」所有的将领全部为之一震,从来没有打过这样的敌人。他们都是身经百战的宿将,什么样的敌人也遇见过了,但这种不死系的生物对手却是第一次遇上。
      作为黑魔法的一种,召唤骷髅兵为自己作战,有不少的黑术士都会练成功的,但他们只能练出几个骷髅兵而已,如果能够练出十个以上的骷髅兵,已经算是非常了不起。因为练骷髅兵的原材料非常难得,需要有武技基础的人由于意外情况死于凶器之下,这样的死尸才可以用来练骷髅兵。还有一个原因是召唤骷髅兵需要很强的魔法力,而且召唤出来之后,控制骷髅兵也需要强大的魔法力为基础。
      只有在百族大战的时候,曾经出现了强大的黑术士统领着骷髅兵军队参加战斗,此后,再也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了。现在只有在规模非常小的战斗中看到骷髅兵的身影,但这些战斗一般都是小团体,小组合之间的战斗,甚至大部分还是个人战中。
      「怎么会突然出现大量的骷髅兵呢?」不少的将领心中都在暗暗心惊。
      事情是这样的,海鹰扬带兵迎战武安军之后,留守大营的法斯特军开始收拾起刚刚结束的战场。他们将受伤的将士送去治疗,把属于本方的将士尸体理出来,準备按照军中阵亡之例进行安葬,将属于武安军的尸体则堆放在一边。
      因为双方将士的尸体都混在一起,这一项工作进行了很长的时间。就在法斯特军士兵忙碌的时候,异常的变故突然出现了。
      一阵阴风吹过,堆放在一边的武安军将士尸体上的皮肉居然开始消融,化成一滩滩的血水流下来,沾到的皮肉全部化成血水,速度非常快。当法斯特军的士兵发现这个诡异情况时,已经有不少的尸体变成了一具具雪白的骷髅。
      可怕的事情还不值这些,那些溶化的血水还含有剧毒,不管是人畜,一沾上手就立刻倒毙,而这血水在空气中也没有存在多少的时间,很快就变成一团黄烟扩散开来。
      知道厉害的法斯特军士兵连忙躲避,而就在这个时候,五千具尸体已经完全化为白森森的骷髅,场面的诡异简直有如森罗地狱。
      平地生风,一股怪风倏然旋起,然后分成细细的黑气钻入那些骷髅的鼻子里面。
      当法斯特军中的治疗师和魔法师听到这样的诡异事情,赶到此地时,这些骷髅已经纷纷从地上站立起来,变成了五千个可怕的骷髅兵。
      乍一看到数以千计的骷髅兵挥舞着刀剑向自己杀来,说不慌神那绝对骗人的。法斯特军的士兵一时四下逃开去了。等到留守大营的军官将士兵组织起来去扑杀这些突如其来的敌人时,整个大营已经被这班骷髅兵闹得鸡飞狗跳,乱七八糟了。
      不过这个时候,这些骷髅兵好像接受到什么指令一样,突然一个转身,摆脱了战斗,往法斯特大营外面杀去,目标正是在和武安军对仗的鹰扬军团的后阵。
      「该死的魔法师!」
      海鹰扬的脑子飞快地转动,武安的军中居然有这样可怕的魔法师,能够创造出五绝之地,还可以指挥骷髅兵军队,事情变得越来越不简单了。
      法斯特军的后阵受到骷髅兵的猛烈冲击,开始发生摇动。老实说,面对挥舞着雪亮武器的骷髅,不少的鹰扬军团士兵还真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好像平日里习得的武技都是以有血肉之躯的人类为物件,对于这种没有生命的魔法生物,很多的招数都派不上用场。
      有魔法知识的人都知道,骷髅兵是属于不死系的魔法生物,最有效的应对方法自然是採用神圣系的魔法,比如说白魔法中的神圣之言就可以将骷髅兵摧毁。作为只会物理攻击的战士,如果武力达到一定的程度,自然也可以给骷髅兵以足够的伤害,将其击成碎片。但如果武力达不到这种程度,又没有对付骷髅兵经验的战士,那么对骷髅兵的伤害是根本看不出来的。
      现在法斯特军的士兵就是最后一种情况,毕竟他们中间的大多数人都从来没有遇到过骷髅兵,更谈不上如何应对这种不死系的魔法生物。面对跑起来「哢哢」作响,骨头摇晃得似乎马上就要散掉的敌人,他们只有胡乱挥舞着手中的武器,口中念着众神的名字。
      「全军向前突击!」
      海鹰扬猛地一指前方,对左右下令。
      「向前??」
      左右随从将士均是一愣,现在明明是后方的阵容吃紧,海鹰扬居然还要发表向前突击的命令。应该是将手中的预备队和本阵的士兵全部调到后阵去迎战骷髅兵才可以稳住阵脚,向来算无遗策的海鹰扬大人怎么会不顾后阵的安危呢?
      「不错,向前突击!」海鹰扬将放在枪架上的方天画戟拿起,「如果转回去对付后面的骷髅兵,我们就会陷入两面受敌的混乱之中。只有一鼓作气,击溃前面的武安军,斩断骷髅兵的魔力来源才是最好的选择。」
      说罢,海鹰扬一夹马腹,胯下的名驹「白影」如箭般冲出。左右将士心中恍然大悟,连忙打马跟着自己的主帅冲出。
      铁甲军在左翼,海鹰扬则率领着预备队和他本阵一万名护军从右翼杀向武安军的阵容。随着他们的冲锋陷阵,武安军的两翼士兵更是无法抵挡。
      海鹰扬人马合一,有如一道游龙,手中的方天画戟风雷俱发,在周边三丈内根本没有一个武安军将士可以站立得住。
      在海鹰扬和他护军的冲击下,面前的武安军士兵就好像是血烟一样很快消失,伤亡的数目在急剧地增加。
      武安军的两翼出现的不稳定迹象,使得他们原本就非常吃紧的中路军队也不住后退。整个武安军的阵容被压得喘不过气来,不断地朝武安军的后阵靠近。
      战场上出现了一个非常有趣的情形,鹰扬军团的主力大军压着武安军步步后退,但他们的后面却是受到五千不死系魔法生物骷髅兵的攻击,在骷髅兵的后面又有法斯特军的士兵。
      法斯特军在一味猛攻前面武安大军的时候,自己的后方却在遭受骷髅兵的猛烈攻击,而不知道死亡的骷髅兵却被后面的法斯特军追击着,这样的局面,在战争中是非常罕见的。
      终于,武安军的左翼承受不住法斯特军的攻击,阵型大乱,士兵悲鸣着纷纷往后方的本阵跑去,中间不断出现自相践踏的场面。接着是右翼的武安军,在铁甲军的强力压迫下,失去了斗志。
      「不行了,撤退吧!」
      武安军的指挥官看到溃败的士兵冲乱了本阵的阵脚,便对身边两位尊贵的客人提出这样的建议。
      「没有办法了。」杨希颇为遗憾地说道,「如果你们能够多坚持一会儿,就会看到战局发生根本性的变化了。」
      因为炼化五千的骷髅兵已经消耗了他大半的魔力,如果再多坚持一会儿,他的魔力便可以补充回来,到那个时候,他便可以再次召唤出新的骷髅兵。
      用于战争的骷髅兵和用于个人战的骷髅兵有着不少的区别,其中最大的区别就在于,战争中的骷髅兵是临时召唤的,用过一次就没有了,而个人战中的骷髅兵是和魔法师联繫在一起的,可以使用无数次。因此,在召唤的手法上有着很大的不同,这一点,杨希是经过无数次的试验后才发现的。
      杜比奇淡淡地说道:「也只有这样了,反正这次我们也没有吃亏。法斯特军如果敢追入五绝之地,我们就可以将他们杀个片甲不留。」
      这时候,海鹰扬已经在武安军中杀出一条血路,直扑杨希所在的本阵中军。
      远远的,海鹰扬一眼就看到了身穿黑袍的杨希和一袭白袍的杜比奇,凭着超凡脱俗的感觉,海鹰扬马上知道这两个家伙中有那个可以召唤骷髅兵的黑术士一定在其中。
      「鬼鬼祟祟的黑术士,受死吧!」
      海鹰扬催动神驹,一个纵跃便到了他们的前面,方天画戟一摆,将从旁边冲过来的两名武安军骑士连人带马划成八截,血柱有如喷泉。
      看到俊美得有如名贵瓷器一般的少年将军,却表现出如此的武技,杨希和杜比奇马上知道眼前一身白银铠甲的法斯特将军便是名震四方的海鹰扬。
      「九幽玄兽,炼狱红莲──蛇焰召来!」
      杨希的手指一抬,一道火焰从指尖飞出。旁边的杜比奇速度也不慢,一扬手,一蓬灰影罩向海鹰扬。
      「雷鸣!大气俱动,震岚狂舞──雷牙光鸣!」
      海鹰扬的方天画戟向上一指,一层白光从他的身上涌出,将黑术士发出的火焰和杜比奇的五毒之一「附影」全部挡在五尺之外。同时,一声霹雳响起,从天空中落下了一道耀眼的电光,银蛇狂舞,目标正是黑术士杨希。
      「果然是名不虚传!」杨希讚歎了一声,双掌一合,一记「绝对魔力防御」迎上了就要触及顶门的银蛇。蓝色的光波和天空的银蛇发生猛烈的撞击,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
      一声怒吼传来,杨希的身子剧烈的摇晃,他没有想到一个武技高超的将军居然可以发出如此威力巨大的魔法,加上他先前召唤骷髅兵损耗了很大一部分的魔力,使得他现在差点儿被打下马去。
      「原来是亚里多德铠甲!」
      杜比奇冷笑一声,「那就再接我的这一下吧!蚀魂!」
      海鹰扬不敢怠慢,连忙带马一闪,他知道这个家伙所说的都是「毒门」里面最高级的绝学,而且这五毒之一的「蚀魂」更是所有魔法铠甲的剋星,可以在极短的时间里面将坚固的铠甲腐蚀出一个大洞来,使得铠甲的防御能力急剧下降。
      出于对身上这副「亚里多德铠甲」的珍爱,海鹰扬可不想硬接「毒门」高手的这一记。「亚里多德铠甲」是大陆少有的以製作者的名字命名的铠甲,具有相当强大的魔法防御能力,它是百族大战的时候,一个天机族的匠师亚里多德花费毕生的精力所造的魔法铠甲,可以说是无价之宝。
      这一耽搁,大批的法斯特军士兵涌过来,和武安军本阵的士兵战成一团,场面变得十分混乱,海鹰扬再想找那个黑术士和「毒门」的高手交手,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
      队形散乱的武安军很快败退下去,法斯特军在后面一直追杀到五绝之地,在他们的面前突然间出现了白茫茫的一片水雾,十道若隐若现的黑影在水雾中游弋着。
      「停止追击!」
      海鹰扬知道在黑夜里一头撞进五绝之地,绝对是不明智的做法。但不少的法斯特军士兵根本收不住脚步,在传令兵将主帅的命令传达到各个部队之前已经直接冲了进去。
      迎接他们的是一阵猛烈的冰风暴,拳头大的冰雹铺天盖地打过来,让他们无处躲闪,被打得头破血流,叫苦不叠。虽然是急忙狼狈地退出去,却已经折损了不少的将士。
      海鹰扬带着法斯特军向后转回,将五千的骷髅兵重重包围起来。
      失去了黑术士的操纵,没有魔力之源的骷髅兵渐渐失去了行动能力,在法斯特军中那些魔法师的协助下,鹰扬军团的将士终于将五千骷髅兵变成满地的碎片。可是他们没有想到,这些骷髅兵在消亡的时候,从散落的碎片中发出了一阵可怕的毒气,让没有心理準备的法斯特将士以及不少的魔法师不幸中毒。
      而这个时候,海鹰扬才知道原本应该从左右包抄的另外两路法斯特军是被五绝之地困住了,摸索了半天才到达战场。
      这一战,法斯特军虽然击败了武安军的进攻,但他们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其中损失的魔法师更是让海鹰扬恼火,因为这样一来,他对付五绝之地就更加没有把握了。
      应该说,武安军这一次攻击真的是非常歹毒,将五千名士兵送到法斯特军大营战死,然后再将他们变成带有剧毒的骷髅兵,给法斯特军造成了极大的伤亡。
      后来,法斯特军通过情报系统才知道,这五千名士兵其实全部是武安军从全国各地召集起来的死囚犯,对他们许以优厚的条件之后,先让杨希为他们实行了黑魔法,然后杜比奇又用「毒门」的绝技给他们种下剧毒。
      经过一番清点,法斯特军的损失和武安军没有多少差别,换一句话来说,也就是双方其实是不分胜负的。两军交战时,法斯特军是击败了武安军,但武安军派出骷髅兵却是重创了法斯特军,双方算是扯平了。
      因为有五绝之地的存在,在没有破掉五绝之地前,法斯特军是不可能攻下盖纳城的。而武安军却藉此不断向法斯特发动偷袭,加上武安方面派出不少的小部队对法斯特军的运输线进行骚扰,双方在盖纳城下一时僵持不下。
      这边的战争在胶着,不好的消息接二连三传进了法斯特军的大营。
      十二月三十一日,亚素的兽人大军在举行完迎新年的仪式之后,突然开进了武安的境内,一天之内横穿武安国土,进入了英西帝国的境内,一举拿下了英西帝国的三座城池。
      英西帝国朝野震动,远征武安的军队停下了前进的脚步,远征军的大将被火速召回首都。与此同时,南方的楚越军却受制于突然变得极其恶劣的天气。暴雨如注,河水氾滥,几乎将进军的道路全部沖毁,加上武安军对道路的破坏,现在的楚越军简直是寸步难行。
      「难道是天意吗?」不少的人都发出这样的疑问,看起来是垂手可得的胜利果实却一下子变得如此遥远,武安的国都离每一个入侵者的距离好像越来越远了。
      为什么亚素的兽人会在这个时候入侵英西帝国呢?法斯特军很快就从各种渠道得知,武安人和亚素的兽人达成了一个秘密协定,亚素的兽人得到了武安北部的一个州郡,也就是被人称为「西凉走廊」的地方。
      得到西凉走廊之后,亚素的兽人便有了一个西部的出口,不再是受制于天狼关,他们转而向自己的西部发展。攻击英西帝国,获得更多的土地,本来就是亚素兽人的心愿,其中最大的原因还在于,在英西帝国的西北部,生活着为数不少的兽人。一直以来,他们都想着和亚素的兽人联成一体。
      现在,远征武安的事情一下子变得困难起来了,原先所设想的计划几乎成为一纸空文,真正能够作战的只有法斯特军而已。海鹰扬感到自己的肩头一下子重了许多,而从法斯特国内传来的紧急情报又让他不得不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