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迷姦丽姿姐姐 更多>>
 

    迷姦丽姿姐姐

    时间:2018-02-09 八月的台北,摄氏三十度的午后,挥汗如雨的我。其实要不是丽姿早上打的那通莫名其妙的电话,我这时应该正舒舒服服地窝在家里,吹着冷气、喝着冰红茶、看着精彩的有线电视节目,那需要这儿受罪啊…对讲机传出丽姿那成熟而性感的声音,然后她就开了门让我进去。
    她住的这栋高级住宅大厦,整个外观及公共区域都看的出来是经由名家设计的,豪华而不落俗气,非常的气派。她住在最高的十四层楼,不论空间或是视野景观,都是一般都市居民梦寐以求的。出了电梯,看到丽姿的大门已经虚掩着。我随手带上铁门及木门,却看不到她在客厅。「阿庆,你先坐一下,我马上就下来。」
    楼上传来丽姿的声音,有点喘,大概又是在做健身韵律操吧!其实丽姿的身材已经是我所见过的女人中最好的,真搞不懂她为什么还要花那么多时间和精力在做各种的运动。也许这正是她拥有如此标準身材的原因吧?我走向放在起居室的钢琴坐下,随手便弹了起来;一首理查的乡愁还未弹完,从身后的楼梯传来一阵鼓掌声。「弹得不错,可是中间那段SOPRANO的地方有一点怪啊…」
    丽姿穿着韵律装从楼上慢慢走了下来,一头长髮盘了起来,露出一截粉颈,额头微微出汗。只见她用围在颈间的毛巾轻轻地擦着,看着她曲线毕露的身材,我不禁吞了一口口水。「真的吗?你弹一遍给我听听看吧!」
    她微笑着点点头,坐到我的身边。我认识丽姿这么久,这还是第一次跟她坐得这么近呢!我感觉到她的身上传来隐约的香味、和那运动过后的热气,几乎都快把我给融化了。「这边这个三连音应该不耗强调,轻轻带过就好了…」
    她修长的手指在琴键上飞舞着,认真的看着我说。「是,大姐教训得是,以后一定改进。」
    我笑着点点头。「别跟真的一样好不好?你想喝点什么?」
    「就来一杯加冰的COKE吧!」
    「没问题,请稍等一会儿,我就回来…」
    丽姿的年龄比我大五岁左右,是我母亲一个好友的女儿,我一向来都惯称她为大姐。望着她走进厨房的背影,真是好一个上帝的特佳杰作啊!标準的现代女性身材,修长而不会太瘦,惹火的三围,尤其她今天穿的这套低胸韵律装,乳沟若隐若现。老天!我就快要爆炸了。「来这儿坐一下,我先去换件衣服。」
    她端了两杯可乐到客厅的茶几上,笑着对我说。我往沙发上一坐,看着她悠悠地走上楼去。嗯,三十岁的女人跟小女孩就是不同,动作总是那么地婀娜多姿,散发特有的优雅气息,不像我认识的一些女生,总是蹦蹦跳跳的,怎么也静不下来似的。喝了一口冰冻的可乐,邪念突然涌出。嘿!这不就是等待已久的好机会吗?我立即掏出了口袋中的一个小胶套,拿出了一粒青色小丸子,放入在另一杯可乐中,稍稍晃了晃杯子,药丸就融合在可乐里,完全看不出有动过手脚的迹象。这青色的小药丸子,可就是近来报上所提到最为热门的强姦药丸了。我从来没有实验过,不知道是否真的有如报导所写的那样「100%见效」
    ?丽姿换了一套连身的长T恤,宽宽鬆松的,坐到我的对面。身材好的女人随便穿什么都好看。双峰顶着薄薄的衣服,随着她的动作忽隐忽现的,真是有说不出的性感哟!「阿庆,最近忙吗?咱们已有好一阵子没联络了啊?」
    她一面说着、一面把头髮放了下来。「还好,前几天才刚刚从加拿大回来。」
    我轻快地问道。「你就跟我那老公一样,一天到晚往外国跑。一个月内就有两星期不在家,连人影也难见到,我看你俩乾脆去做老外好了,」
    她苦说着。「没办法啦!客户老是指定要我亲自去谈,否则我还真的去腻了。」
    「喂,我有个朋友新开了一家网络咨询公司,很须要你这种人材,你有没有兴趣?」
    丽姿一本正经的问道。原来如此,这就是今天的正题啊!老实说,公司对我还算不错,工作也蛮充实的,我暂时之间没有跳槽的打算。不过,机会总归是机会,去谈谈也没有亏损的。「好啊!就谈谈看嘛!就算我不行的话,或许也能以介绍人过去。」
    「那太好了!我明天就跟对方约好时间,让你们亲自当面谈谈…」
    「NO PROBLEM,就麻烦你了!」
    我笑嘻嘻说着。「我本来还担心你会连谈都不想谈呢!」
    丽姿说着,端起可乐,喝了一大口。「……」
    我凝视着她,没说什么,默默地期待着。她又喝了几口。咦?好像没任何的异样嘛!不知多久才会发作呢?我心里嘀咕着。好不容易在加拿大的地下街花了一大笔钱买回来的一包药丸子,难道是假的吗?我耐着心,继续地观察着…丽姿正甜甜地笑说着这些日子遇到的一些趣事,突然眉头一皱。「奇怪,怎么头有点晕,不是运动过度了吧?」
    她说着,并把身体慢慢地往沙发背靠着。嘿!生效了!我仔细地观察她的表情。「怎么了?要不要紧啊?」
    我假意的关心问道。「嗯,应该没关係…大概是累了,休息一下就没事的。」
    「来,我扶你去休息好了。看你怪怪的,到床上去躺一躺吧!」
    丽姿这时已经无法自我,任由我说什么就做什么。我轻轻地将她给扶起,第一次如此碰她的身体,感觉真好啊!走到楼梯前,发现她根本就站不住了,把全身的重量都靠在我的身上。「大姐,大姐,丽姿…」
    我轻轻地推了一推,并连声叫道。她的眼睛还是睁着的,但并没有回答,只傻楞楞地望着我!我乾脆一把抱起她来,快步上楼进入她的卧室,将她轻轻地躺放在床上。她虽然一个人住,但是注重生活品质的态度处处可见,就连床都是超大尺寸的。
    看着她慵懒无力、眉头微皱的样子,我开始动手解除她的武装…我先把她那连身的T恤给拉起,脱下后就扔到床头上。眼前的丽姿,此刻只穿着半透明的丝织胸罩及内裤;雪白肉体、浑圆的大腿、平坦的小腹、配上那若隐若现洁白的内衣裤,我的阳具早已硬如铁棍。
    我轻轻地将她稍微翻过身,动手解开她的胸罩,再将她轻轻翻过来。跟着,就是将她的内裤褪下。丽姿终于全身裸露于我眼前!.哗!一点暇疵也没有,就好像雕像般匀称的身材比例。鲜红的乳头竖立在浑圆的乳房上。不是巨形豪乳,是大得恰到好处的那一种。
    她的两腿之间挟着一丛阴毛,密密的把重要部位遮盖着。我将丽姿双脚分开到最大,她的销魂窟一点也毫不保留的呈现眼前。她的阴唇还蛮厚的,肥沃有肉,非常性感好看。我轻轻地用手指把它分开,里面就是她滑润的阴道口了。整个阴壁都呈现粉红的色调,令我不禁怀疑她是否还是个处女?试一试就知道!我两三下将自己的衣服都脱了,然后缓缓地趴到她的身上,弄着她的乳头,我一手搓着、一手含着。其后,便慢条地从她的颈际一路舔到她的下腹部。丽姿的呼吸开始有一点变快,嘴里也发出「嗯…嗯…」
    的细声。我继续往下进行,开始以舌尖在她阴核处挑动。挑弄了几下之后,她的身体已随着我动作的节奏,做出轻微的摇动。淫水此刻缓缓从阴道里流了出来,阴核更加明显慢慢地突了起来。我见时机成熟,立即压到她身上,抓起膨胀热挺的阳具,龟头上下地摩擦着她的阴唇缝隙。她的动作越来越大,声音也越来越响。一双的迷人杏眼半睁半开地凝视着我,似乎是清醒的,几乎把我吓了一跳。我此时已经HIGH得无法再忍,也不管那么多了。我对準了她的阴道便轻轻地将硬挺的阳具给送了进去。
    慢慢地钻、慢慢地推,把老二给送到底。丽姿的阴道非常的湿滑,没有遇到任何障碍。我趴在她身上,忍不住兴奋的深喘着。热烘烘的阴道将我的阳具紧紧的含着,那时缩时放的感觉好舒服啊!我禁不住闭起双眼默默地品着这种人间最美好的享受和乐趣。「嗯…嗯…阿庆…阿庆,摇…摇一摇嘛!用力…用力啊…」
    丽姿的知觉似乎逐渐恢复了,可是一点反抗的意思都没有,反而催促我前进。「大姐,你…你没事了吗?」
    我有点儿恐惧,并细声地问着她。「阿庆…好…舒服…好舒服…快些…快…」
    她此时已主动地摇晃着自己的屁股,试着将阴户顶高,好让我插得更深入。我也忍不住了,开始我拿手的动作;轻抽慢送几次后,再来一次重重的冲刺到极端。丽姿亦似发了狂地,像蛇般死命地扭动她那纤细的软腰,并配合着我的抽插的动作…过了数百回的抽送之后,她发出了鼻音的尼喃。「啊…啊…啊…阿庆…好弟弟…爽…爽…好爽啊…」
    配合着阴阳交合处传来的「噗吱」
    声音,丽姿的叫床声是那么扣人心弦。我真的快要忍不住想了。「啊…阿庆……」
    丽姿突然大声一叫,双手的指甲几乎全插入我背部的肌肉里。一股随着一股的热浪喷在我的龟头上,感触好得形容不出来。原来竟是丽姿先我而,把淫蕩液水都排泄了出来。这时,我也已经兴奋到了饱和点,再发狂地猛飙数回之后,臀部肌肉一紧,就一如注,一波一波滚热的浓精,直射向她的子宫深处!丽姿慢慢睁开了眼睛,看着还趴在她身上的我。我惊吓地正在打量着应该对她解说些什么时,突然一双滚烫的润唇凑到我裂唇上。
    我呆了一下,看着她微闭双目,便配合她的嫩唇,享受着她的深深热情。两个人的舌头在嘴里不安份的搅动着,久久才分开。两人都喘息着…我慢慢抽出我的阳具,躺在丽姿的身边。她没说话,还沉浸在刚刚的快乐余韵中。休息了大片刻后,丽姿这才渐渐地完全恢复了理智。「嘿!阿庆?刚才…嗯?你竟然…」
    她睁大了双眼,疑惑地责问着。「大姐,原谅我!我…我真的忍不住!你实在是…是太吸引我了!」
    我近乎哀鸣的畏惧说着。您娘的!不是说这种药丸会让受害者把前后两小时发生的一切事情都完全忘掉的吗?这一次真的要被这青色小药丸子给害死了…丽姿此刻正双手护着赤裸身躯,皱起眉头的怒视着我…「其实…我老早就很喜欢大姐您了。记得在少年时代吗?我那时便已经为你所迷惑。一在你家留宿时,便常…经常想偷窥你洗澡、换衣,然而…却毫无一点的机会,最终弄得我偷偷地…直想着你的容貌,自己手淫起来…」
    「……」
    她默默听着,不知是惊讶、发怒、还是哀歎。「就算至到今天…往往在见到大姐你之后,还得忍住心里的蕩漾,直到回到了家…才尽情自慰发!我已经这样整整挨了十年啊!今…今天也不知那条根断了线,才会做出如此荒唐的傻事。大姐,你打我…你打我啊!我…我真该死…」
    我尽量的表露出愧歉,激情地说着。丽姿没什么表示,再度地闭上眼睛,深深地歎了一口气。「唉!阿庆…我好睏…就这样陪我躺一下好吗?」
    她突然细声哼到。我赶紧地把丽姿紧紧拥入怀中,并轻轻地吻着她的额头、脸颊。
    她的手也自然的抱着我,轻微地抚拍着我的后肩…没过多久,丽姿的呼吸又急促了起来。我的唇找到她的唇,热情的吻了上去。她的唇比之前更加地烫,我知道她已準备好第二回合了。这一次,她是完完全全清醒的,我可要给她一次完美的享受。我的手开始向她乳房进攻,轻轻捏揉她乳头,另一手顺着她的小腹,一路摸向她的阴部,并用食指找到她的阴核,然后慢慢地刺激着她最敏感的部位。丽姿开始低声呻吟,身体不由自主的颤动。我的手指感到温热的淫水又流了出来,乾脆用食指及中指直接插进她的阴道。她轻哼一声,猛地抱紧我。
    我进一步地轻轻带着她的手到我的阳具上,要她也动一动。
    她握住我半膨胀的老二,轻轻上上下下地套弄着。宝贝被她这样一弄,很快就又雄赳赳的竖立了起来,龟头膨胀到了顶点。我也已準备好要给她好好快乐一下了!我坐起了身,把丽姿抱起,坐放在我身上,摆了个观音坐莲的姿势。我那龟头摩擦着她的大腿内侧,轻轻点在她的阴唇上。每次一点触到她敏感的阴唇,她便抖了一颤,呻吟声立即响起,而且越哼越大声。她很明显地感受到了莫名的刺激。「阿庆…阿庆…」
    她双手在我身后紧紧地扣抱住,嘴里不停地唤呼着我的名字,屁股开始不停地猛烈摇摆起来,热胀的肉棒便愈加摩擦着她的阴户。我知道丽姿已很需要了。但我更知道得再逗她多几下,这样才会令得她更加的满足。我把膨得胀胀的大老二平放在她的阴唇缝隙之外,深情的吻着她,用我的舌尖挑逗她;她的身体愈加发烫,舌头也配合我的动作轻搅着,身体也不安份地越扭越加剧烈,似乎希望那待放在阴户缝间的钢棍能一滑而入。「大姐,来…你就带我进去吧!」
    我轻轻在她耳边哼着。丽姿用手轻轻的夹压住我的龟头,然后使力地往阴唇的缝隙洞口一塞而入。我感觉得到从龟头一直到阳具的根部,慢慢地被她那润湿热热的阴壁紧紧包含住。她终于满足地歎了一口气…我决定要在短时间内把她彻底的征服。我用手扶着丽姿的蛇腰,把阳具抽出到只剩龟头还留在里面,然后一次尽根冲入。这种方式就是所谓的「蛮干」
    。我开始用力的向上前前后后地狂暴抽送,而且每一次都扑到底。丽姿简直快疯掉了!一头长长的秀髮因为猛烈的摇动而散乱得满脸。她两手紧扣着我的背躯,把它抓得红痕纍纍,有些伤痕还渗出了丝丝血迹,但此刻我却一点痛楚也感觉不出,有的只是那莫名近乎兽性的兴奋。我每插入一次,丽姿就狂喊一声,并主动的扭摆起她圆润的屁股,不停地做那弧型的狂疯摇晃。「啊…啊啊…啊啊啊…」
    她悦耳的叫声让我忍不住要射精了,我连忙用我的嘴封塞住她的嘴,不让她发出那诱人的声音。她还是忍不住地发出有喃喃的哼声。「唔…唔唔…唔…」
    她的下体配合着我冲刺的节奏感,上上下下套弄着,顶得我舒服的不得了。看着如此沉浸在慾海里的丽姿姐,我决定放弃主攻,完全任由她控製着现况。丽姿放纵地狂热地摇晃摆动着细摇和屁股,猛力搂抱着我疯狂地上下含套着、收缩着。就这样的被她暴虐了百来下,我终于要射精了。「啊…啊啊…大姐…我…我不行了!」
    我爽得哀鸣着。一股酸麻的强烈快感直冲我的下腹,跟着滚烫的精液就一阵阵地迫不急待地射入了丽姿的子宫里去。
    她也已经完全崩溃了,虚脱地靠拢着我,无法动弹、额头和身体都冒着微汗。只见她的阴部一片湿润,淫水混合着精液倒流了出来,在我俩的下体构成了一幅动人的山水画。过了好一会儿,丽姿才鬆脱了我的身躯,慢慢地跪坐在床上,并把我大字推倒地平躺着。
    只见她睁开双眼,深情款款地望着我,然后弯下上身来,用口和舌轻轻地替她舔吸着肉棒上及下体周围的淫秽润液。丽姿的吮啜术非常的轻巧,舔得我非常的舒服,却又不会刺激我的宫能。她一丝不苟、缓缓地把我身上所有的污秽液体,都舔吸得乾乾净净地,併吞并入肚,连小鸟蛋蛋也被没错过。很显然地,平时跟丈夫做爱时也是这样的吧!「阿庆,我好累了…抱着我好吗?」
    丽姿抓着我的手,环绕着她的柳腰,轻轻的在我耳边说着。我轻轻地搂抱着她、轻轻地抚摸着她的秀髮,直到沉睡过去…